碧生源拟1.25亿卖子公司 去年曾卖总部大楼“输血”上市公司

碧生源拟1.25亿卖子公司 去年曾卖总部大楼“输血”上市公司

  拥有常润茶、常菁茶的(00926,HK),终于将再次落实自己两年前的一份“瘦身”计划了。 7月10日晚,称,向腾龙盛源出售子100%的股权,总价为亿元。

而早在去年底,碧生源就已经卖了自己的北京总部大楼,收入数亿元为上市公司“输血”。

  碧生源不断出售资产,也反映了公司并不乐观的经营形势——2011年以来,碧生源营收规模总体呈现萎缩趋势。   拟亿卖碧生源  2017年3月,碧生源公告称,北京澳特舒尔(碧生源间接全资附属公司)与中航拓宏、碧生源订立协议,中航拓宏同意收购碧生源食品饮料的100%股权权益,总代价7500万元,同时碧生源食品饮料同意向北京澳特舒尔支付债务5000万元,待完成股权转让后,碧生源食品饮料将不再为上市公司附属公司。

  根据当时披露的资料,碧生源食品饮料主要业务为生产及销售碧生源花草茶,以及销售由生产商加工的食品。 资料显示,碧生源食品饮料2015年、2016年税后分别万元、万元。   彼时碧生源表示出售项目将使公司录得净收入近2800万元,主要用于业务营运及投资。

  不过这份转让协议的落地过程并不顺利,一年多后的2018年底时,碧生源的公告中还提到,中航拓宏需要更多时间筹措资金。   直到今年7月10日,碧生源再次披露了这项出售的进程。   首先是接盘方由中航拓宏变成了腾龙盛源,并指出之前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等不再具有法律约束力。 公司还提到,股权转让完成后,碧生源将取得亿元的现金流入——两年多过去了,转让价款倒是没变。   资料显示,腾龙盛源今年4月才成立,主要业务包括技术服务、数据处理、基础,与碧生源并无股权关系。

  除了出售子公司,碧生源还披露了一项承包,拟与承包人订立协议承办其2号生产车间的建筑,总费用约亿元。 碧生源表示,该项目主要为盘活闲置资产,拟将2号生产车间出租予有意承租或者购买的独立第三方,并根据有意承租方的要求对该房屋进行装修施工。   去年卖大楼挽救  在完成这笔出售之前,碧生源已经完成了一笔重磅出售——卖出自己在北京的大楼。

  碧生源2018年底披露,公司作价亿元将位于北京西四环的碧生源大厦出售,而此处正是碧生源总部所在地。

  公告显示,碧生源出售总部大厦所得款净额约亿元,其中亿元补充日常营运资金和扩张现有业务并增加投放,亿元用于偿还贷款,剩下的亿元用于向派付股息或用于潜在。 今年3月份,碧生源在一份公告中提到,这笔款项已经到账90%。   碧生源为何频频卖掉自己的资产,曾经的减肥茶巨头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碧生源的财务状况发现,自2011年开始,公司营业额开始呈现总体下滑趋势,2012年“缩水”到约亿元。 此后多年公司在盈利与亏损之间反反复复。 2018财年,碧生源营收为亿元,较2017年下降%,其业绩也由盈转亏,归母亏损达万元。

  不过出售资产也给碧生源带来了业绩上的回报,据此前不久碧生源发布的正面盈利预告,出售总部大楼使公司取得税后投资收益约2亿元,与其他因素一起助推公司上半年盈利约亿~亿元。

  除了卖资产外,碧生源也开始向其他的领域进行探索,比如2015年4月,碧生源与展开合作,的奥利司他减肥药,把减肥保健茶市场延伸至OTC减肥药品市场。 公司2018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常润茶和常菁茶营收都有较大跌幅,唯独减肥药有所增长。

  朱丹蓬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近年来,中国保健品消费人群大健康意识、专业知识已逐步加强,碧生源在产品和方面创新度不够,减肥茶这一类产品已经逐渐不被保健品消费人群接受。

在朱丹蓬看来,反而减肥药在一定程度上是新生代减肥人群刚需,不过需要有核心技术支持。 “保健品消费群体的思维模式、行为模式发生了变化,现在更多的是看口碑、服务体系以及销售渠道,碧生源要充分利用而不仅仅是通过线下渠道。 ”朱丹蓬说。   在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看来,碧生源在上还要进一步优化,建立系统化的营销策略,建设一个全新减肥综合体系,将保健品、食品、锻炼乃至减肥药奥利司他都纳入这个体系中来。

  对于公司下一步的战略等问题,记者曾向碧生源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