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人间烟火处(散文)

【看点】人间烟火处(散文)

去婆婆家需经过一条巷子,巷子窄窄的,细细的,像长长的带鱼一样,横贯东西。 里面充斥着各种好吃的,香味一浪翻过一浪,闭着眼走路,你也知道到了哪家铺子门口。   烤面包的香,炒货的香,新鲜水果的香,磨豆腐的香,八角大料的香,等等等等,你深吸一口,再吸一口,香味咬在嘴里,咽进肚里,你整个人便也是香香的了。

我走在巷子里,总是小心翼翼地,唯恐被香撞个趔趄。

  巷子里有两家卖油条的铺子,我顶喜欢吃东头那家的,油锅支在巷道一侧,清凌凌的油在阳光下潋滟着,老板将做好的油条一根根放入,立即,锅里热闹了起来,油条周围涌出无数油泡泡,像一朵朵小花,它们无比殷勤地簇拥着油条,滋滋地笑着。 多么生动啊!烟火的味道弥散开来。   “老板,你家油条最好吃,又酥又脆!”我真心赞赏着。 老板望望我,咧嘴笑着,拿笊篱把油条一根根翻了个个,很得意的样子。 旁边那个女的,挽着袖子切油条,大概是他媳妇儿吧,抬脸喜气地跟我说:“他不偷懒,不管人多人少,总要炸够了火候才捞出来!”我乐了,油锅里还蕴藏着人生哲学呢,煎熬越多,离成功越近。

人真得跟油条好好学学。

  望西走有蔬果铺,清气袭人。

老板是个女的,黑黑的,胖胖的,一年四季胸前挂着大围裙,从来没有见她闲过,蔬菜来了卸蔬菜,水果来了卸水果,卸完便开始整齐地码放好,顾客来了帮顾客挑选、称量。 顾客离开了,再转身翻找烂叶子,烂水果。 永不知疲倦的样子。

有一天,我看到她忙里偷闲,竟跑到炸货铺门口唠嗑。

“我儿子要结婚了!”她脸上的笑容很明媚,泛着古铜色的光。

  人间欣喜,自在欢愉!  再往西走,会路过一个小摊位,摆着各色糕点,“娃娃脸”糕饼胖嘟嘟的,虎皮蛋糕软蓬蓬的,蜜三刀鼓着肚皮亮晶晶的。

等等,望望,口舌生津,再望望,垂涎欲滴。 明明有透明罩子罩着呢,香味还是偷偷窜了出来,拱得人心里痒痒的。 买了几只“老婆饼”吃,有豆沙馅儿的,绿豆馅儿和黑米馅儿的,一律外酥里嫩,层层叠叠的酥皮薄如纸,咬一口,啪啦啦往下掉,好心疼呢。

  卖糕点的是个中年妇女,皮肤白皙,清清爽爽的,她有些羞赧地说,好吃再来呀,都是自己做的呢。 我听后心头绵绵的,她是一只老婆饼,我也是一只老婆饼,还有千千万万户人家都各有各的老婆饼,老婆饼们坚强的外表下,一层层拨开来,里面藏着一颗最柔软的内心。

  小巷靠近西头有条更窄的胡同,向南延伸着,窄得仅容两人并肩通过,里面是民居,泛着灰,很有些年头了。 从胡同里也能飘出来香哩!有烙油饼的香,糊葱花的香,还有煎咸鱼的香……透着寻常人家的烟火气息,穿墙越院而来,感动了巷子里行色匆匆的人们。

有人驻足,说,好香啊!  有个小女孩从胡同里跑出来,小辫子一撅一撅的,后面跟着一只小狗,蹦跳着。

小女孩着急忙慌的,是来搀扶胡同口晒太阳的老奶奶回家吃饭的,小狗摇头摆尾,脚前脚后跟着。   我望着她们的背影,有些恍惚,想来这位老奶奶年轻时定住在这里,和她的先生一起走在胡同里,寒来暑往,你挤我挨的,度过了最美好的年华。 人间有味是清欢啊!我心头掠过一阵惊喜,我洞见了尘世间最朴素的爱情,抬头能看见你的脸,低头能望见我的眼,相伴相守,多么美好!一定是的,从老奶奶一脸的安详洞见的。 爱情绵延的味道也是香香的。

  晌午了,从乡下来卖谷物的老农也不忙了,他靠在墙根处,从怀中掏出一瓶小酒,呷一口,吃几颗花生米,再咬几口馒头,就着煦煦的阳光,一脸满足地吞咽着。 脚前是几袋子小米和绿豆,所剩不多了。 幸福、知足,就是这么简单,如酒香四溢,泛滥着,愉悦着。

  巷子西头有棵老槐,枝干遒劲,春来了,欣欣然吐着新绿,用不了多久,槐花自会灿灿地开呀开,香呀香。

香人们一个满怀,香人间一团喜气,香得烟火的味道更浓郁。

到那时,吃着热乎乎的槐花饼子,会想:热热闹闹地活着,被尘世里的香熏着,活得深情款款的,多好啊!共1514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一条小巷,在老师的笔下是如此的充满烟火味,巷子东头那家卖油条的,炸出来的油条总是又香又脆,那老板的媳妇说,那是因为他人不偷懒,不管人多人少总要炸够了火候才捞出来。

巷西走有蔬果铺,清气袭人,那个老板是女人,从不闲着,蔬菜来了卸蔬菜,水果来了卸水果,卸完便开始整齐地码放好,顾客来了帮顾客挑选、称量。 还有那个卖糕点的清清爽爽的中年女人,说出的话,真是温软得如同老婆饼……小巷的烟火味真是说不尽,那搀扶老奶奶回家的小女孩,靠着墙根喝小酒吃花生的老农,还有那棵枝干遒劲的老槐……散文行文如水,情景交融,让读者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散文之中。

欣赏佳作。

推荐阅读。 【编辑:兰花悠悠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