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你我曾写在春暖花开的永恒

纪念你我曾写在春暖花开的永恒

挥手,过去;  还看,今朝。

  我不学叛离,不扮懦弱,不装可怜。

形单影只的我显得单调,人群中的我显得孤注,我说不清什么样的环境才适合自己。 时间过得太快,归来已经四载了,依稀还有在外漂泊的影子浮现于脑海,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表达,也不善交谈,更不懂玩乐。

风拂耳旁匆匆,我没有时间驻足好好观望家乡的景致,因为我尘埃未定,彷徨无措。

  偶尔和朋友小聚在一块,谈论着工作和生活上的一些琐碎事情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渴望。

聊天的地点不是嘈杂的酒吧,也不是喧闹的KTV,而是最常见不过的路边榕树下,不要笑我们无聊或是没创意,我们要的只是一块安静的场所,畅聊而已。

聊了一会,觉得自己越来越插不上话,遂找个借口离开了。   回到家,打开音乐,一个人静静地听着惯听的那首歌--终于等到你,张靓颖的声音是那么的有穿透力,听着听着忽然觉得孤独感越来越强烈。

关掉音响,走进自己的房间,一样的孤寂,没有温暖的感觉,有的只是淡淡的清香,掩盖不了心的冰冷。

猛地想起一同学上次报来的喜讯--他终于找到理想的对象了,自然值得恭喜;那我自己呢,我的她又在哪,是否也在等着我的出现  无聊的时候,想做些什么,但大多不符实际,最后只能选择看电视独自挨过。 都过去四年了,却依旧是一个人,朋友说是缘分还未到。 我说与缘分不沾边,原本是自己不懂珍惜罢了。 提及缘分,还真的出现过,只是当时不太相信而已。 现在我用大把的时间去寻缘,但它却像是故意躲着我似的,我该怎么才能找到属于我自己的专属情缘  过去常常一个人静立莲池边上,那是我曾经觉得最富有诗意的地方,也写过几首意境不错的古体诗,闲时细细品读,仿佛万物都静止了,脑海里什么也不想,感觉不是自己在地球内部,而是地球旋转在自己手心。 现在再去这个老地方,感觉变了,那时的我比当下快乐,那时的我心静如水,那时的我有高尚的追求。 再回眸,那种心境已消失于无形,剩下的只是满心的嘈杂声。

同仁说我像处女座,其实不是,但我也不否认我太追求完美了,以至于常常自寻烦恼。

  挥手,过去。   这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得到的很少,失去的颇多,记住了一些,同样也忘却了不少,或者说是被外界同化了。 有些事情不能自己做主,当然客观的说是我不想叛逆,不想让关心我的人难过。

虽然常被遗忘在角落里,但我不抱怨,因为我知道那样没用,也只会让人更加看不起自己。 我难过,却不显露,就算心碎,也要自己拼好。   还看,今朝。

  我对自己说:我是小太阳,要让自己浑身充满正能量,要让开心的笑容挂脸上,要让陌生的你为我鼓掌。

  今朝,爱自己多一些。   被迫回乡,我不甘心。

这句话曾今在心里说了千万遍,一朝又一夕,反反复复的默念,现在已然放下了。 虽想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我有的选择吗打小,我就很听话,从没有想过要叛逆,因为父母长辈对我的呵护和照顾,让我无法狠下心来。

和我年龄相仿的孩子,现在大多已成家,而这块也是我最不愿提起的;时间不等人,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让他们操碎了心,可是我要怎么做才能达到那个期望呢很多时候,我还是不懂的体谅,不想去理解,不愿再有人给我施压,因为我真的感到疲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