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长虹优美散文《手的预言》

高长虹优美散文《手的预言》

灵魂住在心里,生命住在手上。

当手偶尔缩了回来的时候,灵魂便开始在活动了。 它从永久的寂寞中找见了它自己。 它绝望,它怜悯手的过去和未来的盲动。 手听见它从心里所传出的叹声,也便开始麻木起来,而生命也便开始被关锁起来。

不羁的生命被一度关锁之后,它因死的破灭的恐怖而咆哮了。

它不能复忍,而手却越发麻木起来,而灵魂却仍然不息地发叹。 于是,生命便把灵魂的罪恶提诉到心的面前。 心在片刻的惊疑之后,它便开始在吸泣了。

吸泣着血精的红泪。 “我早已知道会有这种事出现,所以我把英雄递给了我的好动的手,而把哲学家留在我的身旁。

”心终于指着灵魂和生命说了。

“假如我有过错的时候,那便是我不应该怜悯罢了。 然而手的缩回却是我的怜悯的原因。

我虽然聪明,然我还没有聪明到无病呻吟的程度。

”灵魂继续辩护它自己的行为。

“我不许你叹气,不管你为了什么!你是死的说教者,你是除叹气之外一无所能的蠢物!”生命忘记了它是在心的面前,气愤地谩骂起来。 心见了它的无礼的态度,也有些气愤了。 它向着生命斥道:“但缩回的是手,你应该质问你的手去!——”它说到这里,忽然缩住了口,因为它觉悟了手本来是从它生出来的。 “这还是我自己的过错吧?我为什么把我的生命交给这样弱的手呢?”心恍然自失地质问着自己。

当然有一个时候,会有强的手出现,因为心已经知道弱的手怎样可以使它自己的计划归于失败。 当弱的手出现的时候,灵魂虽然还要偶然地发出它的叹声,而生命却可以任所欲为地向前去了。 当强的手出现的时候,心便会用它的手说出它不能用话说出的更真实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