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被窝里的起伏

第315章 被窝里的起伏

马良点点头,这种事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请使用访问本站。 “不过她家里似乎挺有钱的”马良想了想,一边递着黄瓜,一边说道。

“是挺有钱的,但是有钱人不代表她不在乎钱,而且有钱人的很多事情,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苏雨瑶有点心虚道。

“我也觉得跟高中相比,她现在其实有些陌生了,用的东西都很贵,观点都不太一样”马良说道,脑海中还是扔相机那事儿,十来万的东西,说扔就扔。 “其实也不是这样”苏雨瑶小口咬掉了送到自己嘴边的黄瓜,辩解道:“有些时候,有钱只不过是对生活品质最求不同,不代表人本身有问题”“比如一件衣服,好几千块,代表的是这个人的品味,因为一个品牌不单单是看原料成本的,还有历史底蕴,设计成本,品牌溢价”她说道。

“所以,用钱,也不一定是坏事”她看了眼马良,小心的解释道。

“雨瑶,我一定会努力能让你买这些的”马良说道,他以为是苏雨瑶在羡慕这些东西。

苏雨瑶挺感动的,心中却有点冲动,想把自己的事情直说了。 可是母亲那里能解释,父亲那里呢?他现在是县长,这种事情说起来,没有谁对谁错,只是难以说出口。 “不吃了,我得洗脸擦身子了”苏雨瑶说道,而马良也忙着帮她扶上轮椅,水早就打好了在旁边。 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 “你接电话,我自己来,不是太大的动作,现在都没什么问题了”苏雨瑶说道。 马良一看,是阿黄的号码,这里房间里确实信号会有点不好,就拿着出屋子外面去了。

“阿黄,有什么事儿?”马良问道。 “兄弟,当然是有好事,本来我也不想打搅你的,只是那老板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说要提高蘑菇的供应量,我开始谢绝了,可是他就是死皮赖脸的磨着。

说要当面谈,我就看看你的意思”阿黄说道。

“当面谈?”马良不由得眉头皱了皱。

“对,他说要当面谈,想跟我们达成一个长期的合作协议,签订专门的合同”阿黄说着。

“估计是怕我们送了别家,所以我就打电话给你,如果要谈,得你自己来谈,我只不过是跑跑腿”犹豫了一下,马良还是决定跟这个老板谈谈。 毕竟这人也算好说价,长期合作的话,当面谈起来,更加方便,并不是说一谈,就得做决定。 “那行,他什么时候来?你明天刚好进来装一车菜”马良说道。

“他说看我们这边时间安排,我到时候就让他在乡里等,你那边应该也搞好保密,这出了这档子事,就怕有人顺藤摸瓜”阿黄也是有些警惕了。 以前马良还感觉随意,但是现在菜这么值钱,还被人盯上之后,就得好好考虑了,这年头什么人都有,就算有人在家,比如夏雪姐,可是对方弄几个不务正业的人,那就不是菜的问题了,连夏雪姐都可能受伤。 尤其得把种菜的后院给严加保护起来,最少上锁。 要不这个月的钱,除去上缴的,先盖屋子?“上次那些人被抓了之后,现在我也小心了不少,最近就看到个人,是个斜眼,不是这边的,头发披着,整天叼着根烟,到处混着。 不过暂时还没做什么。

”阿黄说道。

“那你要注意安全,明天的话,我要上课,那就下午四五点左右,你到这里”马良说道。 阿黄也同意了,不过有点奇怪的问道:“哥们,现在老师没几个工资吧?你这收入,完全没必要当什么老师,直接赚钱就成了,为什么还忙着上课?”这个问题马良想过,赚钱固然重要,可是在马良心中,这算不上是什么职业,而当老师,就是真正的教书育人,尤其是这种地方,自己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一切显得非常重要。 尤其现在都还差着老师,只要能教书,就绝对不会放弃。

“这个,很难解释”马良也只是简单的回答。

“那成,我也只是随便问问,现在我每个月做你这单子生意赚不少,却依然舍不得放弃摆摊子,可能是习惯了,那就先这样说好了。

我也得忙去了,老婆上床等着了,嘿嘿”阿黄贱笑了两声。

马良松了口气,挂了电话,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不少。

回房看到苏雨瑶裹在被子里,马良也就冲了个澡。

先看了看梦梦跟夏雪。

梦梦趴在床上听着歌,而夏雪也靠在床上发呆。

她穿着朴素简单,却遮掩不住那种绝色迷人的风情,侧脸看起来很温柔,也很安静。 那俏丽的发丝却显得别有风情。

“老师”梦梦看到马良,白净的小脚丫晃着。 “夏雪姐”马良站在床沿,看着她,而夏雪也抬起头,美眸里显得很纯净。 而胸口的丰满撑起了薄薄的衣服,甚至能够看到那点点,里面什么都没穿。 马良想着,家里应该添点别的东西了,要不然夏雪真的会很无聊,尤其自己不能陪她的时候。

夏雪淡淡一笑,而马良也握住了她的手,她略微挣扎了一下,看到梦梦没怎么在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这时候马良也不想说多说什么,仔细的看着她的手,欣长剔透,白嫩动人。 就这么细细的捏着。 “夏雪姐,明天我们一起去乡里一趟,到时候看看到底怎么样”马良说道,而夏雪点点头。 这已经呆了十多分钟了,再久,苏雨瑶估计要吃醋了,有点不舍,马良低头在她脸上亲了口,又在梦梦脸上亲了口,才走了出去。 “妈妈,你去乡里做什么?”梦梦摸了摸自己俏脸,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事,到时候再告诉你”夏雪已经很满足了,平塘下,盖着被子,深深的呼了口气。 马良回到房间,关了门,直接爬上床。 苏雨瑶闭着眼,默不作声,脸却有点红红的。 “雨瑶,你睡着了?”马良本来还想找她商量一下明天去跟老板谈判的事情。 苏雨瑶哼哼了两声,没睁开眼睛,呼吸声似乎变得重了,而被子也有些规律的起伏。 “雨瑶,你生病了?”马良看她这模样,不由得问道。 苏雨瑶没说话,忍不住张开了小口,喘息起来,然后一只手抓住了马良的手,挺用力的,很快被子动了动,她才缓缓的呼了口气,睁开了美眸。

“给我拿点纸来”她声音充满了软绵绵的媚惑。 马良给她递了两张纸,她拿在被子里弄了会儿,然后就扔在了地上。 “雨瑶,你脸怎么这么红?”马良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不由得问道。 “红你个头!没看到我刚刚在做什么?”苏雨瑶气道,然后直接拉住马良的手,往自己身上一放。 而马良感觉到一点湿润润,还有那嫩嫩的柔软,她居然直接把马良的手给放在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马良脑袋轰的一下,终于明白了,原来她刚刚是在自己弄自己,难怪那样的表情,和喘息。

而马良的大手覆盖在自己那上面,苏雨瑶却也忍不住嘤了声,刚刚才体会了那种感觉,只不过却不太强烈,甚至还不如马良的手这么一放的期待。

“你,什么都没穿?”马良才发现。 “懒得穿”苏雨瑶哼哼道。

却是又靠近了马良几分,马良都能闻到她肌肤上的那种沁人心脾的幽香,忍不住抱住她,吻在了她的香肩上。 而另一只手,也动起来了,揉着,绕着,偶尔稍微钻进去一下,苏雨瑶那里受得了这种挑逗,美腿时而张开,时而闭上,被子起伏不定,嘴里传出了诱人的娇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