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能源(600508.SH)三度挂牌转让玉泉煤业 这次能成功吗?

上海能源(600508.SH)三度挂牌转让玉泉煤业 这次能成功吗?

  近日,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山西阳泉盂县玉泉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泉煤业”)100%股权及相关债权第三次挂牌转让。

  其中,()持有玉泉煤业70%的股权和债权对应的挂牌价分别为亿元和万元,山西鑫磊能源集团持有玉泉煤业30%股权和债权对应的挂牌价分别为万元和万元。

来源: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  今日微涨%,收报元,万手,成交额万元,最新总为亿元。

  2019年一季度净利下滑  上海大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立于1999年,于2001年8月在上交所上市。

公司主要从事煤炭生产贸易、洗选加工、煤矿建设、坑口发电、铝加工、铁路运输、机械制造、技术培训以及相关工程技术服务等;煤炭主要品种为1/3焦煤、气煤和肥煤,是优质炼焦煤和动力煤。

  用格隆汇app查询显示,2019年一季度上海能源实现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归母为亿元,同比下降%;为亿元,同比下降%;基本元,同比下降%。

其中,净利润下降主要为煤炭产量减少的影响。

来源:公司财报  报告披露,2019年一季度,公司自产煤炭万吨,洗精煤产量万吨,发电量亿度,铝材加工量万吨,铁路货运量万吨,设备制修量万吨。

  三度挂牌转让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挂牌转让玉泉煤业,并不是上海能源第一次操作了。

早在2018年9月18日,上海能源就发布公告称,将以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控股子公司玉泉煤业70%股权及相关债权,主要目的是为了调整公司发展地域布局,优化公司资产结构,盘活存量资产。 同年11月16日,该项目首次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

  截至2017年12月31日,玉泉煤业的净资产评估价值为亿元,上海能源所持70%股权挂牌转让底价确定为亿元,债权挂牌转让价为亿元。 但截至2018年12月3日信息披露结束,该项产权交易并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   很快在2018年12月19日,上海能源就开始了第二次挂牌信息披露,而这次对这70%股权的挂牌,则调整为亿元,直接降低了50%,债权挂牌价则保持不变。

不过,降价并没有产生强烈吸引,上新能源仍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

  而这一次则是上海能源第三次挂牌转让玉泉煤业70%股权及相关债权,转让价格和第二次挂牌一样。   据资产评估报告,自2012年整合矿井的初步设计获得山西省煤炭工业厅批复,但玉泉煤业整合矿井在建设过程中因发现地质条件及其他施工条件与原设计依据的资料不一致,决定变更初步设计运输巷道下穿村庄,但当时该设计变更并未报批,且与村庄发生搬迁问题纠纷,于2016年4月8日被责令停工至今。

  然而截至评估报告日,玉泉煤业仍未解决复工建设问题。 也就是说,玉泉煤业的生产建设已停工近3年。

停工期间玉泉煤业不仅没有营收,还需付相应的建设和管理等费用。

报告披露,2015年至2017年玉泉煤业的净利润分别约为-52万元、-万元、-万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其净资产为亿元。

截至2019年5月31日,玉泉煤业的净利润为-万元,净资产为亿元。   多数子公司财务状况不乐观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玉泉煤业之外,上海能源目前还有5家主要参股控股公司,并且多数处于建设阶段,财务状况并不乐观。   用格隆汇app查询,据上海能源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上海能源的6家子公司中,5家子公司的净利润均为负值,仅有江苏大屯煤炭贸易的净利润为正,为亿元,亏损最大的是新疆天山煤电,净利润为-亿元,上海能源持股51%。 来源:公司年报  而由于天山煤电负责所属煤矿项目仍处于建设期,不具备融资能力,董事会于2018年12月12日通过审议为其提供亿元借款,以保障106煤矿项目建设顺利进行。

截至去年11月,上海能源已为天山煤电提供委托贷款亿元。

  除了三度挂牌转让玉泉煤业70%股权外,上海能源还于2019年3月14日发布了《关于中止解散清算山西中煤煜隆能源有限公司的公告》。   根据公告,山西煜隆主要负责石楼后庄勘查区煤炭资源勘探及开发利用,经普查论证,该区块暂不具备开采条件,并且中煤煜隆也未开展其他项目建设及其他经营活动,“山西煜隆自成立后,连年亏损,账面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况,无法继续经营。

”公司董事会同意解散山西煜隆,拟通过山西省产权交易市场公开挂牌转让山西煜隆拥有的每年60万吨焦化产能指标。

来源:  结语  需要谨慎的是,玉泉煤业的采矿许可证有效期自2012年11月19日至2023年11月19日,而资产评估根据采矿权的资源储量,计算矿山服务年限截为至2030年7月,显而易见,这已经超过了采矿许可证的有效期。   而业内人士也表示,目前玉泉煤业已经停工三年,并且还存在着纠纷和采矿证持续等问题,顺利找到接盘方的难度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