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 诉说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第八百八十一章 诉说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临海,松阳海岸,海边别墅。 吴娜看着叶苍悉心照料着黑长直少女,心里有些在意。 叶苍在那颗可能未来埋葬的自己的树下,吴娜来到这里。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叶苍伸手摘下一枚嫩叶放进嘴里“好香。 。 ”“娜娜,我全部都告诉你吧,但你除了玫瑰,其他人都不要说。

。 。

这是我的罪孽。 ”叶苍看着半枚树叶苦笑。

吴娜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前面你都知道,沁雪和阿雄出生于一个破碎的家庭,母亲早早去世,父亲又企图强X她,殴打他们姐弟二人,他们离家出走险些死在寒夜中,我他们回到了奶奶留给我的家里。 。 ”叶苍吃下树叶缓缓坐下靠着大树,吴娜来到身旁依偎着。 “我的身世你也知道了,我是人造人,被遗弃在河道,奶奶教会了我一切,爱护,照顾,责任,人该有的底线她都悉心的教导着我,收留沁雪他们刚好在奶奶死后的第二年里,沁雪大我好几岁,那间花店也由她打理,我本以为我,沁雪,阿雄,就这么生老病死,平平凡凡的不拖人均寿命的到死。 。

”“我十五岁就和她私定了终生,她的味道,她的温柔,骂骂咧咧,笨拙,傻X,我们相依为命,互相依靠,非常幸福。 。

。 ”“我以为会这么永远下去,我带着求婚戒指,尽管那时我还未成年,我希望她,阿雄,我,我们永远是一家人,贫穷富贵,什么的都无所谓,只要是她,我,阿雄三人能在一起,而她却得到脑癌,为了不花钱,为了不拖累我和阿雄,自己选择了跳楼结束了生命”“娜娜,说实话,那时我根本没反应过来,抱着她脑袋都碎了尸体,我说不出话来,只是想到,阿雄没了姐姐,我没有了最爱的人,以后等和自己的只是黑暗和痛苦,奶奶走了,沁雪走了,我疯了当时,只感觉眼泪还是血不断的涌出,为了让她复活,我到地府,去过了奈何桥,踏平了忘川,尝过了黄泉水,看过了彼岸花的海洋,却始终不能摸到那只温暖的手。 。 。 。 ”吴娜明白了叶苍一直带着的戒指项链是什么了,伸手,手指穿过了指环“原来是这样。

。

”“而在这期间,我觉醒了人造人的那份力量,为了救阿雄,我将髓基因给了他,也害了他,他被很多异能协会的盯上,差点死掉,最后加入了圣十议会,借助议会的力量保护阿雄,以及乐乐,在这期间,几乎华夏的几次恐怖袭击我都参与过,冷月就是其中珍滩市的惨剧幸存者,面对着那些可怕的生物,孤苦无依的她挥舞着砍刀,死守着家人的遗骸,我救下了她,教会了她如何去解决变异人,如何杀戮最简洁化,变成了杀戮变异人的机器,她现在的样子,我的责任不小。

。

。 ”“所以,她是你的徒弟?”吴娜明白了。 “不,在之后的时间里,我去执行消灭任务,都带着她,她保护过我,我也守护过她很多次,战友,亲人,朋友,徒弟,已经分不清了,我记得有一次,我被偷袭,她为了保护我,左手被砍掉了,换右手拿刀砍,左脚被砍掉了,换右脚跳,最后始终在我身边握着刀。

。

。

”吴娜想起了那个面瘫少女,突然发觉她很可爱“那她怎么不和你一起呢?”。

“仇恨。

。 。

”叶苍只是以为单纯的住在一起“她为了保护家人的遗骸,觉醒的代价是失去了所有的表情,大部分的情感,她无法正常的感受喜怒哀乐,就好像我无法正常感受爱情一样,除非特别强烈意外。 。 。

”“为了报仇我将她磨成了一把锋利的刀,除了杀戮,她几乎没有特长。 。

”叶苍有些后悔,看着自己白皙的双手“或许是我害了她。 ”“不。 。 是你拯救了她,就像你当初救我一样。 。 。 ”吴娜紧紧抱住了他。 叶苍感受着吴娜的拥抱,那种感觉还是回来了,但靠着自己的埋葬之地,叶苍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娜娜,如果有一天,我永远的离开了,你能替我照看好小天,阿雄,乐乐他们吗?”吴娜惊恐无比刚想说话,叶苍亲了上去“告诉我,你可以吗?”吴娜看着叶苍那笃定的眼神,泪水如泉水般涌出“我可以!但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就说说而已,我命硬着呢。

。 ”叶苍将其搂入怀里。 “不要在和我开这种玩笑。

。 小白。

。

”吴娜很是无助的拥紧生怕叶苍飞走了般。 “对不起。 。 ”叶苍温柔的抚摸着吴娜的头发道歉,目光看着海面,想起了杜王山自己失控的场景,如果我真的有一天彻底迷失自我,成为了虚空生物,需要有人处决自己,想到了阿雄和乐乐,希望是你们吧。 内叔看着自己被毁掉的礼服,叫来了比自己在编织上更加厉害的刘备,两人努力之下,终于将礼服还原,刘备累的不行,但对于内叔对亡妻的那份执着,全力而为,燕尾服的燕尾上刘备编制出了他亡妻的肖像和牡丹花的模糊混合,这一手几乎是浑然天成,看牡丹是牡丹,看谁是谁,最后两人在完成后倒在礼服上睡在了一起,在客厅,冰云拿出虚拟相机照了一张,满意的回房间睡觉。 林亮在房间里,想起了叶苍,小白兄弟,你的未来老夫是算不出来的,和小林兄弟一样,他的生命充满了变数,而你却是未知,三魂七魄,在你身上我却只感知到了其中的残缺,若百年后的灾难,想必是和你有关,但这场灾变却是人类和地球新生的涅槃,这个世界和虚拟牵扯的太多了,分不清,离不开只是时间问题。

林亮双手齐算,鲜血顺着嘴角溢出“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 。

起源,一切终归起源,而你我,只是起源之前的变数。 。

。 你承载了希望,留下了希望。

。

。 大崩坏纪元。 。 嘛,不过和我无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