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而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

退而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

  二十日晨,离南京由长深高速转上塘高速一路南下杭州。

车行苏南浙北,但见晴空丽日下水网交织,田园错落。 公路旁雾列着一个个由别墅式小楼组成的整齐村庄,一派改革开放后的新富气象。

    当日中午抵杭州。

按照旅游合同的安排,全旅游团的人都在仅剩的半天时间里,不得不先去看西溪湿地,到下午二时许才总算游上了西湖。

而这所谓的游也没有走当走之路,即从东门上断桥走白堤,经孤山过风雨亭到苏堤而一路南游。

而是把我们拉到了南屏山下的苏堤南端,且北行不过百米便又引着我们西走花港观鱼。

    虽然只看了西湖西南之一隅,虽然我不止一次到过西湖,但今日西湖之景还是令我刮目。 放眼东顾;但见湖光万倾波平如镜,白堤远眺在孤山含黛之下:小瀛洲岛近看于绿茵烟柳之中,雷峰夕照,宝塔映水,美景入画。 正如柳永《望海潮》词所写: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

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

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当然,词人所写的不止于西湖还有杭州城和钱塘潮。 苏轼也称赞: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对此,有人讽曰: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吹得游人醉,只把杭州作卞州。 这后两句就让我想起曾偏安此地的南宋王朝。

想当年金兵攻破开封虏徽钦二帝,高宗赵构在此即位却不思恢复。 就在岳飞北伐即将痛捣黄龙之际,秦侩却以十二道金牌将其召回,并以莫须有罪名冤杀于风波亭上。

其因何也?除了高宗怕迎回二帝丢掉皇位外,耽于美景不也是重要原因吗!然美景何罪之有,,不过是高宗皇帝和他的那些即位者丧志渎职罢了。 在位不为民做主不如让位买红薯,当为执政者戒!其后,在南宋偏安苟延的百年里,虽有一大批志士仁人立志北伐,但囿于朝廷的不思进取而终无所成。 以至于陆游发出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的感慨,更让辛弃疾痛心疾首地说: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抚今追昔之际我等已来到花港观鱼。

这里三临水而一倚山,有花港,红鱼池,牡丹园,大草坪,密林地五景。

于是,我等经御碑亭走花港,赏红鱼于曲栏之下,过草坪观雪松望密林,北眺苏堤于牡丹之亭。 睹景思人,遥想当年苏轼杭掌印杭州,见西湖草长水涸,于是募民疏浚,并将清出之淤泥葑草筑起固至今日之堤。

谓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可矣!民心为鼎,苏祠为证,为官者岂可不镜之?而今,吾心虽在却廉颇已老。

之所以不肯苟活残年而老骥伏枥者,一如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所说:退而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也!    其后,众人在草草看了虎跑景区后,去了梅家坞等地买龙井购丝绸,这就是旅行社和导游把西湖之游作逆向安排的初衷吧,因为这样省时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