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氏兄妹控股高达九成五 维康药业供应商屡上黑榜

刘氏兄妹控股高达九成五 维康药业供应商屡上黑榜

刘氏兄妹控股高达九成五维康药业供应商屡上黑榜  时隔三年,位于浙江丽水经济开发区遂松路2号的浙江维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维康药业),再次开启IPO之路。   日前,证监会官网披露了维康药业的招股说明书。 此次,该公司拟于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011万股,募集资金亿元,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

  公开资料显示,维康药业是一家集医药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企业,业务收入主要来自医药工业和医药商业,同时拥有医药生产、医药零售等多种业态。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早在2016年7月该公司就曾闯关IPO。

不过,当时终止审查的39家公司中有维康药业在列。   与上次不同的是,该公司的保荐机构由国信证券变更为民生证券,而在2013—2015年期间为其第一大供应商的安徽纪淞堂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下称纪淞堂),则已更名为安徽强正中药饮片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纪淞堂存在多次被处罚记录。

公开资料显示,纪淞堂在2015年曾被安徽省食药监局收回药品GMP证书,并且因违法生产而被立案查处。 在这之前,纪淞堂还多次被山西省食药监局、青岛市食药监局在“黑榜单”中曝光。

  尤为引人注意的是,该公司是一家十分典型的家族控股公司,公司控股股东为刘忠良,其直接和间接持有维康药业%的股份,其妹刘忠娇直接持有维康药业%的股份,刘氏兄妹合计控制维康药业高达%的股份。

  不仅如此,《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招股书还发现,报告期内该公司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重不断提高,且2018年销售费用是其归母净利润的倍。 在“两票制”背景下,该公司经营现金流并不稳定,2017年前后数据差距较大。

此外,报告期内,该公司医药连锁商业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发送提纲至维康药业相关部门,该公司表示,受医药行业“两票制”政策影响,其经销模式主要由推广配送经销商变更为配送经销商,导致2017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较2016年末有所增加。

维康药业同时强调,公司已建立一套有效的质量管理体系,能够确保使用的原辅料和包装材料正确无误,也会定期评估系统的有效性和适用性。   经营隐忧  维康药业前身维康有限成立于2000年3月,目前注册资本为万元,其实控人为刘忠良。 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目前主要产品包括银黄滴丸、益母草软胶囊等中成药以及罗红霉素软胶囊等西药。

  2016—2018年(下称报告期),维康药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亿元、亿元和亿元;实现净利润万元、万元和万元。

从数据可以看出,维康药业2018年净利润有所下滑,同比下滑约%。

  报告期内,经营活动现金流分别为亿元、亿元和亿元,应收账款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 这意味着,该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并不稳定,且应收账款持续大幅增长。   对此,该公司回复《投资时报》研究员表示,一方面受医药行业“两票制”政策的影响,公司经销模式主要由推广配送经销商变更为配送经销商,导致2017年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较2016年末有所增加;另一方面,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张,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增长迅速。   另外,报告期内,该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亿元、亿元和亿元,同比上涨60%、%和%,占报告期内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和%。

由此可见,其销售费用同比不断攀升,占主营收入比重也不断增大。 以2018年销售费用来计,其当年销售费用已达归母净利润的倍。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维康药业医药工业毛利率分别为%、%和%,呈不断上升趋势。 而可比上市公司亚宝药业()的毛利率分别为%、%和%,康恩贝()的毛利率分别为%、%和%。

  对比可以发现,维康药业毛利率较可比上市公司偏高,而其产品多为药典或通用标准类药品,存在竞争者众多的情况,随着医保相关政策的不断推进,非独家或非专利性药品逐步降低毛利是大概率事件。   除医药工业外,维康药业还经营着医药商业产品零售连锁等流通业务。   截至报告期末,维康药业拥有连锁药店111家,另有2家中医诊所,主要集中在杭州、丽水两地。

不过,维康药业的医药商业业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报告期内的亏损金额分别是万元、万元和万元。

  对于医药商业的未来发展,维康药业表示,发展零售连锁业务是公司医药产业整体布局中的一个重要环节,目前丽水市当地尚不存在其他规模较大的医药零售连锁企业。

  业内人士表示,在行业整合加剧的市场环境下,益丰药房()、老百姓()、一心堂()占据了较大的市场份额,与这些公司相比,维康药业的竞争优势有些偏弱。

  供应商屡上“黑榜”  招股书显示,刘氏兄妹合计控制维康药业%的股份。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对企业来说,家族控股有利的一面是决策迅速、执行力强、信任度高;但另一方面,家族控股公司治理容易形成“一言堂”“经验主义”“对人才不信任”以及“轻易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问题,在现代化管理制度下,这对中小投资者来说并不有利。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维康药业2016年的第一大供应商纪淞堂在2014—2015年期间,多次上榜山西省食药监局、青岛市食药监局的“黑名单”,2015年其更是被安徽省食药监局收回药品GMP证书,并且因违法生产而被立案查处。   对此,维康药业表示,公司严格遵守国家及行业相关规范,建立了一套完善有效的质量管理体系,能确保采购和使用的原辅料和包装材料正确无误。

  不过,《投资时报》查阅天眼查发现,纪淞堂在2017年11月更名为安徽强正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下称强正中药)。

而招股书显示,强正中药继续在2017和2018年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大供应商给维康药业供货,分别占采购总额的%和%。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显示,2019年6月强正中药被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19年7月被亳州市谯城区法院强制执行。   此外,维康药业的其他供应商在报告期内也问题频出。   天眼查显示,维康药业2018年第一大供应商浙江国邦药业有限公司,曾因不正常使用大气污染物处理设施案、不正常使用水污染物处理设施案、未采取措施防止排放恶臭气体案等多次受到行政处罚及环保处罚。   而其2018年的第三大供应商,亳州市华云中药饮片有限公司,则因生产销售劣药丝瓜烙案、生产销售劣药粉葛案、违反规划审批多次受到行政处罚;第四大供应商,甘肃阿敏生物清真明胶有限公司,则在今年7月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