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阴煦熙,冷小烟的小说

过程方法使学生经历比较简单分数大小的过程。

    9、至乐莫如读书,至要莫如教子。  10、不怕读得少,只怕记不牢。  11、黑发不知勤学早,白发方悔读书迟。

主角是阴煦熙,冷小烟的小说

主角是阴煦熙,冷小烟的小说叫什么?邪魅鬼夫么么哒在线阅读完整版,剧情写的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实力推荐。 江雪犹豫了一下,“可是你又能怎么找到你NaiNai呢?而且你一个人去多危险啊?”...第12章:诡异的墨镜男“‘魅’的原形只是一团气,她的攻击你的时候用的是障眼法。 ”“那你不早说,害的我这么恶心!对了,我记得当时还有一阵瘆人的脚步声,那又是什么?”我立刻追问。 “那是我!”阴煦熙无奈的说。 “你怎么会那样走路?”我追问。

“没什么,想吓唬你一下!”阴煦熙坏笑着说。

“你丫智障啊?”我气得骂道。 阴煦熙却大笑起来,我一脸黑线的盯着他的后脑勺,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江雪,你怎么不怕阴煦熙了?还跟着去他家?”江雪又白了我一眼:“我哪知道他原来这么帅!”我十分无语的看着江雪:“真是醉了!”等我们回到魏溪辰的公寓时,已经是凌晨2点了。 “竟然这么晚了?我记得我们离开烧烤店的时候才9点多啊。 ”我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江雪,还好江雪给了我认同的眼神,然后对我说:“其实我是在阴煦熙收拾了那个‘魅’之后才醒过来的,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醒来的时候你还晕着呢。 ”“我还是觉得这件事很诡异,在那条人际并不稀少的路上,我们怎么会‘鬼打墙’呢?”我不解的向阴煦熙问道。 阴煦熙刚才在客卧帮我和江雪铺被子,刚走出来,他走到我身边对,有些歉意的对我说:“是因为你脖子的玉坠,那上面有我的气息,所以你们才会被‘魅’盯上,以致于在那段时间把你们封闭在了它制造出来的环境中,让别人看不见你们,你们也看不见别人。 ”“可是你既然能把‘魅’吃掉,那它不是应该怕你才对,怎么还会被你的气息吸引呢?”我不解的问。 “这个说来话长,你们先休息吧。 ”阴煦熙不再说下去,江雪在一边打着哈欠,真是的,她都睡了那么久居然还困?我确实累了,伸着懒腰说:“那你改天再跟我说吧。 对了,你怎么用你的真身出现了?魏溪辰的身体哪去了?”“他现在在我的卧室里,你要不要去看看?”阴煦熙凑到我耳边阴沉沉的说,我立刻打了个冷颤。

“变态吧你!算了,明天你再跟我好好说清楚这些事吧!”我没好气的说道,拉着江雪就向客卧走去。

“这么说,你还想再见到我?”阴煦熙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我一下停住了脚步。

但是我并没有回答他,我停留了几秒后就和江雪进到客卧把门关上了。

江雪借着剩下的酒劲很快就睡着了,我却躺在床上满脑的疑问,越来越觉得这个阴煦熙不是一个普通的鬼。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做了一个梦,梦见NaiNai找到了对付阴煦熙的方法,我正要跟NaiNai说话,可是NaiNai离开浑身是血的高呼着:“小烟,救我,救我!”然后NaiNai就被一团黑气吞噬了。

“NaiNai!”我一下就惊醒了,我坐了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江雪也被我的叫声惊醒了,她也坐起来,轻轻抚着我的后背:“又做噩梦了?”我惊魂未定的看着江雪:“我刚才梦见我NaiNai了,她NaiNai好像出事了!我要去找她!”“还有五天就是十一了,要不等放了假你再去吧。

”“不行!这件事不能耽误!我晚去一天,NaiNai就会越危险!”我坚定的说道。

“江雪,你表姐不就是咱们系的导员吗,你能不能帮我说说话,让她给我假?”江雪犹豫了一下,“可是你又能怎么找到你NaiNai呢?而且你一个人去多危险啊?”“没关系,我陪她去!”阴煦熙的声音从客卧的门外传来进来。

我冲着门口吼道:“我不要你陪!”NaiNai就是为了除掉他才只身一人去的四川,我怎么可能让他陪我去找NaiNai,刚才NaiNai在我梦里说不定就是被他害了!“冷烟,你让他陪你去吧,我觉得他对你好像没有恶意。

”冷烟居然开始帮阴煦熙说话了。 我有点生气对江雪说:“你什么时候跟他是一伙的了?你不会就是因为他长的好看就不把他当鬼了吧?”“可是他要是想害你,为什么还要救咱们呢?”江雪不解的问。 我脱口而出:“我死了谁给他当老婆?”“不够你要是死了,你俩不正好就是一对儿鬼了吗?不是正好成为鬼夫妻吗?可他这就长时间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呢?”江雪反问道。 我被江雪这么一问,立刻沉默了,因为江雪说的很有道理。

阴煦熙为什么不杀了我,让我做鬼陪他呢?难道说我活着才对他最有利?转眼间天已经亮了,魏溪辰的家又是空无一人了,阴煦熙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让江雪帮我请好了假,大邑县隶属成都,所以我买了张今天飞往成都的机票,然后回到寝室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急匆匆的坐上机场大巴赶向机场。 我在机场候机的时候,坐在我对面有一个带着墨镜,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时不时的就像我这边看来,我开始也没在意,还一个劲的试着给NaiNai打电话,可是依然打不通。 我只能把先把电话收起来,不经意间我发现那个墨镜男好像在冲着我笑,而且笑得十分诡异,我警惕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往机场保安的身边走过去,然后一直站在保安的身边。

墨镜男也站了起来,他又向我看过来,不过他并没有向我走来,不过我这次确定了自己没有多疑,他的确是在看我。

还好很快就开始登机了,我在排队登记的时候还四出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墨镜男,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我的座位是机身中间靠窗的位置,当我刚找到自己的座位的时候,却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个墨镜男居然就坐在我的身后,而且还冲我诡异的笑着!为什么我刚才没有看见他?他是什么是时候上来的?我强作镇定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起来,那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那么诡异的笑?我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不停的在脑海中搜索着对付和甩掉他的办法。 忽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立刻吓得哆嗦了着睁开眼睛。 “娘子,怎么不等我自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