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人文历史》创刊号封面揭晓:镇国之宝

《国家人文历史》创刊号封面揭晓:镇国之宝

何物能“镇国”?这一点官方没有说法。

故宫博物院前院长郑欣淼曾表示,北京故宫馆藏珍品众多,连“镇馆之宝”都很难评出,更何况镇国之宝?如果把中国各大博物馆馆藏文物拿出来PK,按照文物门类每种选出十大国宝,再从中挑出一件作为“镇国之宝”,难度很高,争议也必定很大。 我们请了九位考古、文博方面的专家,在国宝中做取舍之间的思量、权衡。

他们和文物打交道都有数十年,过眼、过手的瑰宝无法计算。

九位专家出发点不尽相同,有的偏重于历史价值,有的偏重于珍稀程度,也算是一家之言。

九大门类每种只能有10件(套)入选,也必定挂一漏万、遗珠遍地。

但是如果对上榜国宝进行整体考察,还是颇有意味。

九件镇国之宝从商到元,几乎涵盖了中华文明发展史上的各个重要时期。 有意思的是,台北故宫藏毛公鼎,被青铜器和文献两位专家选入十大,导致最终只有89件文物。 毛公鼎虽未排名第一,但其重要价值不言而喻。

89件国宝中,年代最早的是新石器时期的贾湖骨笛,距今9000年历史,晚至清乾隆年间。

宋代由于瓷器、书法、绘画、工艺等门类的强势支撑,数量最多,共15件,陈寅恪先生云:“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年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诚不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