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推荐我家娘子是阿飘主角顾青羽嘉作者森歌 情感依附型抑郁

好看小说推荐我家娘子是阿飘主角顾青羽嘉作者森歌 情感依附型抑郁

我家娘子是阿飘第三章消失了在灯光大盛的时候,羽嘉就觉得手中一热,瞬间一股奇妙的能量覆盖全身,紧接着强大的吸力袭来,一下子将她吸了进去。

她瞪大双眼,就见夹击自己的两人眨眼间退到了一丈开外,甚至还保持着攻击的姿势……顾青和黑衣人眼看着目标消失,同时望向对方,均是满眼的震惊。 但两人都是久经杀场之人,顾青在此是为静空大师护法,而黑衣人的目的自不可向外人道。 只一眼便知对方是敌非友。

你是何人!顾青喝问。 少废话,要打便打。

黑衣人火气很大,一跃而起,一记反手刀直砍顾青面门。 顾青也不含糊,身体后仰,长剑在身前一扫,挡下攻击后,就势剑锋一转,直刺黑衣人心脏……两人你来我往,打得很是激烈。 顾青与黑衣人的功夫其实在伯仲之间,只是拜羽嘉所赐,黑衣人受了内伤,不免落了下乘,隐有败象。 而始作俑者,羽嘉正飘在藏经楼外面的护栏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过招,一副标准吃瓜群众的模样,好不清闲。 忽然,静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玩吗?羽嘉只觉脑中一震。

紧接着她的眼皮一沉,便记起了之前接灯时听到的那句话,此物送你护身!随即眼前浮现出老和尚抬手一挥,桌子上的灯盏便隔空而起,飞向自己的场景……甩了甩脑袋,神志稍稍恢复,原来那灯是静空给她的。

刚刚,羽嘉的血落到灯上后,那灯便滴血认她为主,随即变成了一件隐身披风,将她带离了战圈,可以说是救了她一命。

而且以她现在这个阿飘的状态,必须要时刻避着人,但有了隐身披风就不一样了,她可以随意行动不说,还不用担心被人看到,真是量身为她订做的宝贝啊!静空为什么要帮她?她有些踌躇,犹豫了一下后转身飘进房间,立在静空面前。 虽然,此时她已经隐身,但在停住的瞬间,静空便抬眸准确的看向她,似早就知道一样……半柱香后,羽嘉神色复杂的飘出窗子,脑袋里却感觉混浆浆的,明明知道静空跟她讲了很重要的事,怎么一转身就想不起来了呢?正在犹豫要不要再回去问问时,藏经楼下忽得窜起大火,火烧的很是诡异,无风自涨,窜起的火苗差一点就烧到羽嘉,吓得她飞快飘起,当她停在安全区域后,几乎是眨眼间整座藏经楼已被火焰吞噬,再也进不去了……呃……羽嘉僵住,怎么会这样!这边的动静,终是惊动了大殿的僧众,众人呼拉拉一下子全都涌到了藏经楼下。

但意外的,他们没有急着救火,反而像是早知会着火一般,淡定的围着藏经楼席地而坐,开始大声诵经,*%¥##……。

不知怎的,近距离听众僧诵经,羽嘉很不适应,头沉得越来越厉害。 强烈的直觉,她又要晕!勉强撑住意识,赶紧往后山飘,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这里。

此时的后山,顾青和赶来助拳的柴恒已经汇合,两人一个青袍、一个白袍,联手将黑衣人团团困住,逼的他节节后退。 后退的黑衣人忽的脚下一空,余光一扫,身后已是悬崖,退无可退。

眼底闪过狠厉,瞬间有了主意,瞅准时机,手中刀猛的向顾青两人掷出。

顾青、柴恒侧身避过,黑衣人已借机纵身跳下悬崖。 顾青还欲再追,被柴恒一把拉住,不要命了?看着下面如刀削一般笔直而下的峭壁,从此处掉下断难活命。 罢了,快回去看看大师。

顾青淡淡的说道,说罢转身欲走。

晕头涨脑的羽嘉刚好飘到这里,一眼看到顾青,心里一阵烦躁,怎么哪都有他!心里刚吐槽完,就觉血气上涌,头一沉,再次失去意识,忽的坠下悬崖……黎明第一道曙光照亮天际时,婆罗寺的钟声响起咚~~~摸进静空禅房的羽嘉,盘膝飘在床上空,一手捧着一包袱还冒着热气的大白馒头,另一手拿着吃了半个的馒头停在嘴边,双目皱成八字眼,正在出神。 刚刚听伙头僧们说起,静空大师的佛舍利未送入寺里的塔林,而是要送回岭南,之后佛舍利三个字便反复在她脑子里回荡。

她觉得这事跟自己有关,可偏又想不起有什么关系,总觉得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似的。

她想着想着,头就疼起来,眼皮也跟着打架,就听噗通一声,从半空掉下沉沉睡去。

如果此时她醒着,一定会泪流满面的感慨,幸好有先见之明,是飘在床上面啊!不知是太累,还是她的神魂太过虚弱,这一觉酣睡,竟直直睡到七天后的夜晚方醒。

此时,婆罗寺客院内。

顾家老夫人正看着嫡长孙,顾家这一代最为出色的子孙顾青,一脸慈蔼的说着话。 青哥,这些日子总不见你,静空大师与你有恩,送他是应该的,即也得顾着自己,莫要熬坏了身子,可就不美了。

虽然对着自己的嫡亲祖母,顾青的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依赖与亲近,依旧是冷着张脸,说出的话来,也平淡得没有什么温度,祖母多虑了,孙儿自有计较。 顾老夫人不以为忤,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脸上的亲昵却并不见减少,是是是,是我老婆子又啰嗦了,你祖父早就特意交待过,你是个有主意的,莫要耽搁了你的正事。

虽是很想问问他倒底在这寺里办的是什么事,可是却不能直接问出口。

要知道她这个孙儿,虽是出色的紧,却也古怪的历害,不过四岁时就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年纪轻轻便中了举人,偏却不入仕途,可又与太子殿下相交莫逆。 且早在十三岁时,便已经脱离家族庇护,专心做着自己的事,做为当朝首辅的老头子更是再三交待,这孙子不能当成孙子看,不但要哄着,更要顺着。

顾青权当未听出她话中的意思,只是淡淡道:明日,国师讲经,我已经安排好位置,倒时自有人来引领,祖母若无事,听过经便早些下山的好。 这……顾老夫人窒了下,面露犹疑。 祖母还有事?顾青直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