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证券: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的组合有望提前开启A股长牛

光大证券: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的组合有望提前开启A股长牛

  巴菲特之问:美股为何17年不涨?过去十年,上证综指下跌%,复合增长率-%,复合增长率%,复合增长率%,均远低于中国实际年均%、年均%的复合增速水平。 这种股指不涨的情况,美股也曾出现。 在1964-1981年,17年间累积上涨%,在1981-1998年间,道琼斯指数17年间累积上涨950%。 从与盈利增长的高度相关的名义GNP增长来看,在前后两个17年,美国名义GNP累积增幅分别为373%和177%。 巴菲特认为,这样一种反差,很可能是美国经济增速下行的同时,胀带来的高企压制了股指。

  政策经济周期视角对股指长期不涨的解读。 在政策经济周期的框架下,有两个重要认识:一是,估值的本质是未来的盈利预期;二是,线性外推的适应性预期是预期形成的主要方式。 基于这两点,我们会发现,美股在1964-1981年的17年不涨,和的过去十年不涨,都有一个共同的因素,即是经济增速长周期下行。

较快的经济增长虽然能够贡献EPS的增长,但潜在增长率持续下台阶会持续恶化者的盈利预期,导致杀估值。 因此,过去十年股指不涨,非但不是A股不能反映基本面的例证,恰恰是说明,A股准确、完整的反映了过去十年的基本面变动。

  “紧、松、宽”的政策组合有望提前开启长牛。 从政策经济周期的角度看,要结束股指长期不涨的局面,必须要结束经济增速的长周期下行。

结束长周期下行主要有两个方式:①延迟退休。

过去二十年,决定中国潜在增长率的主要是20-59岁的要素增量,如果无法将人群由20-59岁拓展到20-64岁,则中国潜在增长率的下行可能需要到2028年才能结束、股指长牛才有可能开启。 如果能够实现主力就业人群向20-64岁的拓展,中国潜在增长率有望在未来五年企稳。 ②提升TFP。 日本在1994年之前,15-64岁的主力就业人群增量决定了GDP增速的波动,1994年之后,虽然日本的主力就业人群增量不断递减,但受益于研发投入强度的不断提升,TFP长期保持在正增长水平上,成功避免日本经济规模在乃至总人口负增长的情况下陷入持续收缩。

因此,所谓日本“失去的二十年”背后,是经济增长驱动力成功切换的二十年。 无论是要实现主力就业人群年龄阶段的拓展,还是要提升TFP,都少不了通过宽财政来实现代际优化,要实现宽财政则需要充分下行,对于处于非典型通胀下的中国而言,这意味着要通过“房住不炒”遏制住金融周期的持续上行,为充分下行打开空间。   提示  1、中国通胀超预期上升;2、宽财政难以实施;3、TFP进步较慢。

(文章来源: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