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鼠女卵巢功能减退备孕二胎,漫漫长路涯叔作陪。。。

84鼠女卵巢功能减退备孕二胎,漫漫长路涯叔作陪。。。

  早上起床前做了个噩梦,梦到亲近的人去世了。

早上看到家里亲戚在外的有的再回家,心生疑问,试探的问了下,果然,老姨走了,因为我工作原因,家里就没通知。

这些年出门在外,跟老家的亲戚来往的都少了,但是听到这个消息,眼底还有些热辣辣的。

想起小时候,大概小学的低年级的时候吧,还经常去老姨家里住,她家有苹果树园,没到苹果成熟的时候,就跟妈妈去帮忙摘果子,那个时候真是开心,我们在果园里玩耍,看到漂亮的又大又红的苹果就摘下来,尝着不好吃就丢掉再去摘新的,像极了大闹天宫里的孙悟空。

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是很久远久远的事情了。

周末姐姐来家里,说这几个月老姨成了植物人,喂食的话也是靠用针管往胃里注射食物,家里虽然有五个孩子,但是久病床前无孝子,孩子们也经常因为轮流照顾发生矛盾,老姨即使或者也是受罪。

还联想到,孩子多了也不好,如果只有一个孩子,那拔管还是插管都是孩子一句话的事情。 但是孩子多了,难免谁也不想做第一个提出放弃老人的人。

。

。 凡事古难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