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不详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第五百零八章 不详网游之白帝无双最新章节

叶苍召集了现在苍天乐的成员在女神殿,刺玫听冰云说有新成员,刚好在附近打完暗沼洞穴也跑了过来,看到比张正雄小两号的大汉,一身清新的绿袍,植物法杖,走了过去。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苍天乐的新成员,隔岸观xv,是一名花童,并经过了乐乐的防坏人雷达扫描。

”叶苍介绍道,林乐呆毛一竖,点头之间颇有专家验证师的气质“已经经过了乐乐的扫描验证。

”“那个``是花使``”隔岸观xv小声提醒,不过直接被无视了,看着队伍里面的疯魔乐哥,以及气势汹汹的大钻石哥“大家好,叫我v仔就可以了。 ”。

刃觑神色古怪那个雷达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说的煞有其事的样子,不过队伍里的专职辅助的确还需要补充,花使是个不错的选择,现在大红大紫,团队中非常吃香的辅助职业,但是自保能力却很一般。

“一个好的花使现在非常吃香。 ”刺玫走了进来笑道。 “v仔,给你简单的介绍一下,她是荆棘玫瑰的人。 ”叶苍的话语让刃觑,冰云几人汗颜,说的好像你自己不是荆棘玫瑰俱乐部的一样。

“你自己是也荆棘玫瑰的人!!”刺玫喝道,深吸了一口气。

隔岸对于刺玫这类一线选手还是很尊敬的,点了点头,随后叶苍介绍了队伍里的其他人,然后指着小叶天“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小天。 ”隔岸猛不已的点头,这可是智力碾压诸葛公瑾的天才少女!小叶天让其将技能,属性。

专精都贴给她,从推车里选了一些装备递给了他“换上吧,这几件应该非常适合你,以后有更好的到时候再说,这事小队的分配章程。 ”刺玫看着小叶天有条斯里的管理运营着团队。 这丫头要是帮忙打理荆棘玫瑰就好了,我妈那边推出的新项目简直就是吸金机器,连宗家那边都眼红的想要干预进来“联赛将近了,还是多做点准备,为了圣诞大战```”。

叶苍虽然很想呛她,想起了战场中面对炎皇。

明明没有反抗力却不死心的样子,梦想吗?我有吗?淡淡一笑“作为王牌,这是理所当然的```”“玫瑰姐,我干掉了云龙,我们说好的事情。 是不是````”张正雄小跑来到刺玫身边不断的递眼神。

刺玫捂住额头,染姐,你的牺牲是有价值的,缓缓点头。

冰血与馨雅看着刺玫满是鄙夷,终于开始卖姐妹了,不过好像蛮有意思的感觉。

山下的染丽丽不知为何感觉后背一凉,猛然回头看着女神峰顶,然后耸了耸肩继续带着一只队伍进入暗沼洞穴。 众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

刺玫被小叶天呛的不住翻白眼,吴娜拉过冰云与冰血,馨雅很是投趣在聊化妆品。 乐乐不甘寂寞的挤了进去,一脸自己其实时尚达人的模样,阿雄,新来的v仔,隔壁老王貌似在交流一些萎缩的东西,方赐和刃觑也别拖了进去。 叶苍看着此时的开心一刻。

发自内心的露出了笑意,刚想踏出一小步。

但一股寒意却猛然袭来,让他有种自己离他们越来越远的黑暗感。 欢笑声与笑脸也越来越远,眉头微微一皱,这个感觉是怎么回事```。

“贱精,你想什么呢?”刺玫看着叶苍眉头轻皱的样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我在想人生的重````”叶苍换上认真的表情颔首道。 刺玫没好气的再次白了一眼,这家伙根本没法好好沟通,不知不觉认识他已经半年了,自己说实话对他好像还是一无所知,那双粉瞳下完全看不透。 “小王,雄哥,给你们看看好东西。

”隔岸观xv分享一个稀有资源,张正雄与隔壁老王看着资源的名字‘仓藤篮之变形金刚大战凹凸曼真实版!’,刃觑与几人一起看了一下,然后缓缓点头,是部好作品,缓缓退了出来,看着刺玫等人的鄙夷眼神,别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哎。

”刺玫不禁莞尔一笑,这家伙和叶苍那几个呆久了,感觉开朗了点,公孙倩没有选择炎皇而是选择了他,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女神峰的演出,你安排好了?”刺玫询问道。 “那是祭祀!不是演出这么凡人化的东西``”叶苍‘虔诚’的纠正道。

“好吧,祭祀就祭祀,准备的怎么样?”刺玫无语道。

“彩排什么的都差不多了,明天再完善一下就可以了,服装方面,你那边的那个裁缝让他一定要按照我的设计图来。 ”叶苍也想起了服装方面,自己能做皮质装束,裁缝布料方面只能靠她那边。

退出了游戏。 叶苍反复思考着,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看着深夜的星空,那应该是一种死亡预兆,我会死吗?无妨,至少在我活着的现在,要创造更多的让他们可以开心活下去的环境。 叶苍缓缓打开一罐啤酒,博士,我没有恨人类,我挚爱的人们都是人类,我恨的只是命运的无情和生命的脆弱,让她们一个个的离我而去,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缓缓闭上眼,再次想起那个大雨,那个街道,鲜血顺着自己怀里将周围染红,早上还笑着做早餐的笑脸,买好的订婚戒指,无限的期待,无限的憧憬,瞬间变成了冰冷的躯壳和幻灭,当时自己好想这个世界跟着她一起死掉,心脏仿佛被无形的老虎钳夹住,完全想不起当时自己是靠着什么在呼吸,泪和雨好像也差不多,抬头看着大雨中阿雄那懵了的脸,想起相遇的那天也是这么大的雨。 叶苍收回了思绪,来到屋里打开抽屉看着相框微微一笑,拿出相框里夹着的信封,缓缓打开,看着上面熟悉的笔记,相框上的人,热泪盈眶的紧紧将相框拥在怀里背靠着墙像个伤心的小孩子一般低下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