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机器”33亿商誉埋雷 誉衡药业4亿元股份要被拍卖

“并购机器”33亿商誉埋雷 誉衡药业4亿元股份要被拍卖

  有“并购机器”之称的哈尔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的债务危机仍在继续。   7月16日晚,对外披露,因涉及债务违约,公司的第二大股东YUHENGINTERNATIONALINVESTMENTSCORPORATION(下称“誉衡国际”)所持有的部分公司股票,拟将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公开拍卖。

  拍卖的股份为誉衡国际持有的誉衡药业亿股份,占誉衡国际所持股份的%,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

起拍价共计亿元,拍卖时间为2019年8月19日至20日。

  公告显示,拍卖的股份在此前被质押给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现在仍处于质押及司法冻结状态。 誉衡药业称,公司与誉衡国际为不同主体,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保持独立,这部分公司股份的处置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股权还能否解冻  针对此次誉衡国际的部分股权被冻结后拍卖,医疗投资领域人士、东方高圣执行董事瞿镕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小部分股权的拍卖并不会对上市公司股东结构造成太大变化,直接冲击比较小;但上市公司大股东被司法拍卖这种事件在A股市场本身十分少见,这表明债权人失去了最终的耐心,这可能只是开始,后续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他同时警告称,如果之后出现高比例的拍卖,那么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地位将受到影响,给上市公司控制权带来比较大的不确定性,也会影响资本市场股东的看法和员工的工作状态。   官网显示,誉衡药业成立于2000年3月,是一家以医药大健康产业为主线,以制药业务为核心,涵盖科研、生产、营销等领域的综合医药集团。

誉衡药业于2010年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其第一大股东誉衡集团和第二大股东誉衡国际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朱吉满。   2018年4月,誉衡药业上市8年来第一次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被司法冻结的公告,朱吉满个人持有的占誉衡药业总股本%股份和誉衡集团持有的占总股本%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

  但显然此时事态的发展还在朱吉满的掌控范围之中,在这份公告中誉衡药业同时称,誉衡集团已与质权人基本达成一致,质权人近期将会办理解除司法解冻的程序。

果然十多天后,这部分股份开始陆续解冻。   此后,誉衡集团的持股又经历了几次司法冻结与解冻。 在2018年年报中誉衡药业还称,“誉衡集团正在积极尝试通过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出售资产等多种方式筹措资金;未来誉衡集团将继续与各质权人保持沟通,加速资金筹措,积极协商解除司法冻结的情况”。

  债务危机在2019年5月被传导至誉衡国际身上,5月10日及23日,因股票质权人申请财产保全,誉衡国际累计被司法冻结亿股誉衡药业股份,占其持股的80%。 而截至2019年6月,誉衡集团所持有的誉衡药业股份也已被100%冻结。   《华夏时报》记者就此事致电誉衡药业证券部,在应公司相关人员要求发去采访函后,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应。   净利润下滑60%  誉衡药业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上升%;但同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亿元,同比下降%。

  关于营业收入大幅上涨的原因,誉衡药业将其归结为“两票制”政策下的医药生产企业出厂价格上涨和公司加大力度的市场推广。 在此背景下,誉衡药业2018年全年的销售费用达到亿元,同比增长%,占到了总营收的%。

  而对于净利润的下降,誉衡药业称主要是因为报告期内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减值准备及存货跌价准备等亿元,其中三家子公司普德药业、上海华拓、南京万川因业绩不及预期,共计提商誉减值亿元。   但深交所显然对这些解释并不十分满意,很快向誉衡药业发去了年报问询函。 在回复日期推迟了几天后,誉衡药业进一步披露称,在“两票制”实施过程中,公司需要调整销售渠道和销售模式,因此需不断加大市场投入,使得销售费用大幅上升。   同时,誉衡药业还表示,三家子公司多生产注射剂产品,受政策的影响较大,特别是“两票制”下对销售渠道的调整,需要消化存量库存,直接影响了2018年发货量,进而导致经营业绩低于并购预期。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誉衡药业自上市后一直热衷于投资并购,截至2019年一季度,据数据显示,誉衡药业的商誉总和为亿元,在数值上排在A股全部上市公司的前4%。

  瞿镕就商誉一事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誉衡药业之前投资并购比较频繁,一是因为誉衡药业本身以销售见长、自身的产品比较局限,通过收购可以快速补充产品线,使公司业务快速增长;二是过去几年资本市场对于并购非常追捧,收购公告的发布往往会带来多个涨停,这也间接的刺激了上市公司的并购冲动。

  但他同时表示,商誉减值的问题很多上市公司都存在,它是否会带来风险,核心还是要看“收购的资产发展情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