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任何事情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蚀心者》《致青春》是20岁时候的我的心情,《蚀心者》是30岁的我想要讲的故事,或许到了40岁又有不一样的精彩,事实上,不论是什么事物,我更相信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山东商报:以前的作品,虽也有残酷,但仍是含泪微笑的暖情风格。 这次的故事有点太残酷、太黑暗辛夷坞:《蚀心者》这一部作品相较其他作品可能更虐一点,但却是很有力量的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在我脑子里转了五年,五年的时间里我不断推敲里面的细节和逻辑,写的还算顺利。

其实我在创作的时候完全不会想要虐心还是要温暖,完全是被人物推着走的。 这个小说因为男女主人公最终的身份差异很大,所以注定波折更多一点。 有朋友在看过一些片段之后写微博说:看辛夷坞的《蚀心者》,像是坐过山车,虽然心里早已做足了防备,但还是严重失控,那些刺激一个接一个,让你想喊都喊不出来。

当然,你完全不用担心像《死神来了》里面的场景一样车毁人亡,小说的最后还是会让你平安降落的,不过给你造成的那些耳鸣,至少要绕梁三日的。 可能有些夸张了,我只是希望在探寻人性、命运、爱情之间的关系时,让大家看到,在无常的命运推手里,爱是那么的脆弱和渺小,但同时,爱也可以变得无比坚硬而有力量。

山东商报:这是我目前为止最好的一本小说。 没有之一。

就是说,您认为这部比《致青春》好辛夷坞:《蚀心者》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刚才也说道,从有了个大概的轮廓,到彻底完成构思的确跨越了5年的时间。

《蚀心者》是个浓墨重彩的故事,我喜欢现实中平淡安逸的生活,但是却享受我故事里最淋漓尽致的感情,这也是我比较偏爱这本书的原因。 当然,更重要的是,当我的年龄、生活经历起了变化,我想我表达的东西也会随之变化的,我自己的视角和感受也会变化。

20岁有20岁的爱情,30岁有30岁的爱情,40岁又有40岁的风景,年龄变化心情也会变化,作品内容也会跟着变化,读者群也会变化。 《致青春》是20岁时候的我的心情,《蚀心者》是30岁的我想要讲的故事,或许到了40岁又有不一样的精彩,事实上,不论是什么事物,我更相信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山东商报:对少女方灯来说,她的世界里没有太阳。

这个主题《白夜行》中的开头也表述过近似的话语。 怎么想到这个主题的辛夷坞:我的小说人物基本上都是有关联的,所以经常写上一本书的时候,就会激发下一本书的灵感。 这本书虽然在风格上与以往作品不同,但整个故事也是在之前作品完成后延续下来的感受。

之前的很多作品,女主人公大多是爱着男主人公的,哪怕其间历经波折,但这份爱念是不断的,这次就想写一个女主人公最终不爱男主人公的故事。 爱情有的时候就是一个心魔,它会捆住一个正常人的思想和手脚,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但在人生的某些时候,可能一个人的时候、无欲无念的时候会让你活得更清醒一些。

山东商报:最新作品《应许之日》是讲什么的比以往作品有何突破写到什么程度了辛夷坞:新书《应许之日》我正在认真创作中,在此之前,《晨昏》的单行本会早一些时间和读者见面。 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新书,但《晨昏》也是代表我早期创作风格的一个心血,我很开心这次它能以单行本的形式首发,我也写了一篇全新的番外。

至于《应许之日》,我会尝试一个全新风格的作品,加入了很多与以往不同的元素,其实在创作《蚀心者》的时候便是这样,我不认为我写的必须归于青春小说的行列,我只是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而已。 至于《应许之日》的内容,请容许我先卖个关子吧,不过依旧是我熟悉的现代都市题材。

山东商报:青春感情类作品很多,您认为自己作品如此畅销、受欢迎的原因是辛夷坞:每个作品应该都有它特定的读者群。

同样,读者的认同或解读也是作品的第二生命力。

对于青春情感类小说而言,我个人觉得有两点相当重要,共鸣和情感寄托。 前者要求作品里必须有使读者感同深受之处,那通常需要真实的情感贯穿于故事始终;后者却是要在小说中给读者留一个做梦的空间,让他们找到现实生活之外的慰藉,哪怕只是一点点。

我想,这也许就是好的作品要来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的另一种解释。 山东商报:这部《蚀心者》有望改编成影视剧吗如果能,最希望的男女主角是谁辛夷坞:《蚀心者》的影视改编目前正在洽谈阶段,其它几部小说都将改编成影视剧,但不一定都是出现在大银幕上。 《蚀心者》的女主角这次的性格前后差异很大,因为有一个自身的成长蜕变,我觉得由杨幂扮演可能会比较合适。 男演员选择的余地就更多一些了。 我觉得长的帅的,有点酷的都可以考虑。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我和赵薇的合作是一种缘分,而且我非常庆幸,因为她是真正懂得这个故事的人。 山东商报:这部电影您参与的部分是辛夷坞:这部电影我没有直接参与制作,但我会适当给予意见。

我们会就剧本的细节进行讨论,但我自己并不参与剧本的具体创作。

小说和编剧毕竟是两码事,前者是用来读的,后者则是为银幕上的视觉效果服务的,所以我更愿意把它交给一位优秀的编剧。

作为一个小说作者,明白电影是对小说的一种再创作,这是最起码的,从文字到影像,不可能是生硬的照搬。

改编可以改动部分情节,甚至可以适当增减人物,但不要改变我这个故事试图表达的人生观和情感内涵,如果说我对剧本创作有什么要求的话,也就只有这一点。

李樯的剧本说实话当时很多人反对,但至少我是喜欢的。

我觉得电影展现了很多人物小说以外更多的命运,它让《致青春》变得更有脊梁,也更有力量。 山东商报:电影马上要公映了,对票房,各方评价有何期待辛夷坞:我很清楚电影的改编对于原著来说是一种重塑,你没有办法完全用看小说的目光去审视一部呈现在荧幕上的作品。

在我看来,如果说我的原著是泥土,赵薇翻拍的电影就是一棵树,树根植于泥土,来源于泥土,但它自有它呈现的面貌。

目前我还没有看到全片,听经纪人说很棒!我也相信它会很棒,到时候就到影院见吧。

山东商报:对男女演员的选择,和他们既往角色的表现来说,您感觉选角方面符合您心中的设想吗对他们的演技方面有何期待辛夷坞:几年前我刚刚写完这本书时和朋友聊天,他们问我,如果这本书要拍成影视作品,你觉得谁最适合演女主角郑微,我脑子里想起的就是赵薇。

没想到,几年以后,这本书真的要拍成电影了,只是赵薇由演员变成了导演,呵呵。 对我来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是一部有重大意义的作品,它被改编成电影也给我带来了事业上的新篇章,至于电影主角,当时大家讨论了好久,现在的这个阵容可能不会让所有人都满意,但我对赵薇和这个团队有信心。 而且粗剪片很多人看过都说好,赵薇也说,目前的演员都在这部片子里刷新了他们的演技最高纪录!所以我想值得期待!山东商报:讲讲和赵薇合作的有趣的小细节吧。

辛夷坞:我和赵薇的合作是一种缘分,而且我非常庆幸,因为她是真正懂得这个故事的人。

我很高兴《致青春》能遇到赵薇和她的团队。 说来也巧,电影的拍摄正好赶上了我第一次做妈妈的过程,所以原有的探班计划不得不搁浅了,虽然电影我没有直接深度参与制作,但我跟赵导有很多次电话和私信的沟通,关于剧本、人物和拍摄风格等等。

但我一直坚信,这本小说改编的电影由赵薇来执导其实再合适不过,因为郑微和赵薇的契合度不仅仅是外在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她们都像一个理想主义者,有着同样单纯、勇敢、重感情、愿意为自己所追求的东西不顾一切往前冲的特质,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作为导演的赵薇会比演员赵薇更能淋漓尽致地在电影里表现郑微和她的青春。 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