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8章 议事厅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1558章 议事厅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星灵族”,其实就是放大版的人类。

这或许也是他们选择了和人类联邦合作的原因——宇宙当中拥有太多太多的文明,相似或者相同的文明之间总是更容易互相信任一些。

“星灵族”很高大,哪怕是成年的人类在他们面前,也就跟个小孩子一样。

一样拥有五官,一样的双臂双腿。

只是在相貌上,“星灵族”明显和人类有些差异。 他们的脑袋略有些长,事实上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几个人类见过他们的全部相貌。 衣服直接就是铠甲,每一个“星灵族”都是最好的战士,而他们的铠甲都是以灭杀的虫族骨甲,再加以金属铸造而成的。

包括他们脸上的护罩,或者来源于一只雷兽的甲壳,或者来源于巨齿兽的头骨等等。

哪怕是日常的生活中,无论操练、对战或者吃饭等等时候,他们都是一副随时要战斗的架式,却是铠甲罩身、全副武装。 略有些昏暗的议事厅大厅内,闪烁着诡异的蓝光。

数根“幽能柱”支撑起了庞大的大厅结构,在“幽能柱”游离的蓝色能量电弧,足以驱走浓重的黑暗,给大厅带来一些光明。

大厅中正中央,放着一张圆型的桌子。

十几个高级执法官和圣堂武士围着圆桌而坐,当“凤凰战舰”的消息传递过来后,桌面上立刻浮现起了一副立体的星图。 “虫子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快,显然,它们要来了。 ”“而且,它们扩张的速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在那个空间虫洞的另外一边,本来应该是没有虫子出现的。 ”“另外,信息中表明这一次出现的,又是一种我们原来没有见到过的新的虫子。

”一个高级执法官率先打破了沉默。 “它们,什么时候停止过扩张?”“它们,又什么时候停止过进化?”又一个高级执法官接过了话岔,幽幽地说道。 “这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我们已经尝试过了,人类不是我们需要的盟友,一个喜欢内战的种族,我们怎么能信任他们。 ”这次开口的是一个高阶圣堂武士。 相比那些冰冷的执法官,高阶圣堂武士就像是一台战争机器。

身形比执法官还要高出两个头,那个圣堂武士也不知道是身体上的肌肉格外夸张,还是盔甲太过厚重,一个他几乎快要抵上身边两个执法官的体积了。

当然,体型的庞大并不代表什么。 这个圣堂武士之所以强大的是他的“幽能”,他的双眸中就像充斥着一个河系,一个个蓝色的小光点释放着淡蓝色的荧光,就像是能量随时都可能溢出来一般。 “我们都知道,人类或许不是我们最好的盟友。 ”“但是,在我们能找到的所有文明当中,他们却是我们最好的盟友。 ”“没有一个文明,能够独自抗衡虫族。 ”“我们不行,他们也不行。

”“但是,我们两个文明如果能够……”另外一个执法官话还没说完,便被另外一个高阶圣堂武士给打断了。

“够了。 ”“难道你们还不明白,我们的幽能和科技永远都赶不上虫族的进化速度。 ”“别说我们还不能完全地信任人类,就算我们和他们完全科技共享,想办法让他们变得和我们一样强大,但那又能代表什么?”“我们不可能击败虫族,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虫族主力军赶到前,像上次一样逃跑。

”那个高阶圣堂武士丝毫没有给身边的执法官保留情面,却是毫不客气。 他的外形,又和先前那个高阶圣堂武士不同。 首先他很瘦小,甚至比身边那个执法官还要瘦小一些。 另外,他身上总是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而且他露在面罩外的双眸,并不像其他“星灵族”一样或多或少都有蓝色的光点,而是一片漆黑中透着一个蓝色光瞳。 这就是“黑暗圣堂武士”,他们的先祖曾经拒绝加入“星灵族”的主导意识体系,而被逐出了母星——艾尔星球。 这些“黑暗圣堂武士”摒弃了“星灵族”所谓的光明力量,转而研究黑暗力量,并且成功地获得了就连虫子都无法窥视的隐形能力。 光明也罢,黑暗也好,只不过是不同的使用能量的方法而已。 在“星灵族”在虫族大举入侵后,不得不放弃他们的家园时,“黑暗圣堂武士”的回归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我们需要不同的声音,但是我们不需要没有意义的争论甚至是攻击。 ”“虫族的强大,这一点我们都清楚。 ”“但是,在宇宙中就不存在无敌的文明、种族。

”“宇宙造物主,其实是公平的。

”“再强大的生物,再强大的种族,也毕竟存在它们的天敌。

”“我们已经失去了家园,所以已经不存在无路可退这种说法。

”“联合人类,抵抗虫族的入侵。 ”“如果看不到任何战胜的希望,我们就离开这里。 ”一个高级执法官语气幽幽地说道。

他的话,让其他执法官和圣堂武士陷入了沉默。 对于骄傲的他们而言,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屈辱的了。

“曾经的萨尔那加人,追求生命完美境界的他们,最终毁灭在了自己创造的虫族手中。

”“而他们,也曾经试图这样对待我们。 ”“所以,我坚信,我们星灵族的潜力不会比虫族差。

”“这一切的着急,在于幽能的进化。

”“我提议,加强和人类联邦特别是灵族的合作。

”“因为我有一种预感,我们幽能力量的进化,灵族会成为其中的关键。 ”这时,坐在圆桌前提一个几乎被所有人忽视的人开口了。 那明显是一个很苍老的“星灵族”,他瘦小的身躯看上去都快要撑不起古朴的铠甲了。

只是,没人敢小觑他,或者他说过的话。 就连参加这次会议的所有人中最桀骜的“黑暗圣堂武士”,在听他说话时,都微微低下头颅表示尊敬。 这个老人没有名字,“星灵族”称呼他时是一组超过了二十多个音节的古老尊称。 如果把这些音节翻译成人类联邦理解的称谓的话,那么这个老人就是“带来秩序的人”,抑或“预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