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辉:十年坚守,与艾滋病罪犯面对面

梁小辉:十年坚守,与艾滋病罪犯面对面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周宵鹏“不管是谁来干,这个活总要有人来干。

既然组织让我来干,就是组织信任我。 如果我推脱了,那就是逃兵,从内心来讲,那是耻辱。

”2009年12月,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决定在冀东分局第四监狱成立艾滋病罪犯特管监区,集中关押改造全省的男性艾滋病罪犯,新上任的特管监区监区长梁小辉没有退缩。

2010年5月,艾滋病罪犯从河北各监狱陆续转来,虽然已经做好和艾滋病罪犯打交道的心理准备,可实际遇到的困难还是让他感到紧张。

“患有艾滋病仿佛成了这些罪犯的防护牌,悲观厌世、性情暴躁、不服管教,三更半夜大喊大叫,时常故意捣乱,甚至以患病要挟干警,提一些不合理要求,得不到满足就对干警谩骂、恐吓。 ”如今已是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四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的梁小辉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感慨万千。 让梁小辉更加忧心忡忡的是特管监区干警心里的那道坎。

由于对职业暴露风险的担心,干警们平日里都是穿着防护服,隔着玻璃通过电话与艾滋病犯交流,谁也不敢走进艾滋病犯的监舍。 然而,正常沟通交流的缺失反而加重了艾滋病犯的对抗心态。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梁小辉决定改变这种局面。

“都挺好吧我来看看你们。 ”一天,艾滋病犯监舍的门突然打开,满屋子服刑人员惊奇地发现,走进来的梁小辉竟然没有穿着防护服,长着一张“包公脸”的他以往不苟言笑,此时却随意坐在艾滋病犯们中间,笑呵呵地与他们拉起了闲嗑。

短暂的闲聊收到了奇效,看到梁小辉与自己零距离接触,面对面谈话交流,艾滋病罪犯们感到很亲近。

随后,梁小辉积极引导干警消除对艾滋病的恐惧心理,大家纷纷脱掉厚厚的防护服,与艾滋病犯正面沟通交流,病犯们对干警的态度明显好转。 殊不知,为了迈进艾滋病犯的监舍门,梁小辉在门外转悠了两天;为了做干警的工作,他查阅了多少艾滋病防控知识。 梁小辉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通过逐步交流,他发现艾滋病犯有一些共性,比如对生命的渴望,希望得到尊重和关爱等,“对待他们,还是要攻心”。

艾滋病犯抵抗力弱,梁小辉和干警们自掏腰包,为他们买营养品;平日谁有个感冒发烧,干警们就过去看望;病犯外出就诊过程中,在床上便溺,梁小辉和干警们轮班看护,端屎端尿;病犯们关心艾滋病药物研发进展,干警们就从网上下载最新动态打印张贴出来……在梁小辉看来,对待艾滋病罪犯,要从人格上尊重他们,在生活上关心他们,但是人性化管理并不是保姆式管理,该惩罚的还是要惩罚,要破除他们的特殊化心理。

为此,梁小辉向监狱领导建议,对艾滋病犯和普通犯一视同仁,将他们融入到整个监狱改造中,祛除他们的特殊化,尝试之一就是引导他们参加集体活动,培养集体荣誉感。

2016年,监狱举办服刑人员队列比赛,梁小辉给特管监区报了名。

在比赛前的训练中,梁小辉不断为艾滋病犯鼓劲加油,重树他们的勇气和信心。 最终特管监区比赛结果虽然不很理想,但干警们发现,艾滋病犯们的集体荣誉感增强不少,还有病犯为比赛失利伤心地抹眼泪。

艾滋病罪犯是个特殊的改造群体,他们消极悲观,往往患病后不配合治疗,梁小辉带领干警坚守在病床边,日夜看护守候;病犯们易怒暴躁,一时想不开就自残自杀,梁小辉几次不顾安危制止病犯的异常行为;保外就医的病犯们渴望社会和家人的认可和接纳,梁小辉和干警们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做家属工作,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今年6月,梁小辉荣获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称号。

在此背后,他10多个春节坚守在监区过年,冒着职业暴露的风险毫不退缩,为了制止艾滋病犯故意违规行为和帮助病种艾滋病犯,他曾两次不慎将手划伤出血,所幸没有感染。 2018年2月,梁小辉任第四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继续分管艾滋病监区工作。 10年里,他带领特管监区干警确立了“宽严相济,打防并重,依法管理和人文关怀”相结合的工作思路,独具匠心地开创了一套艾滋病犯管理教育的有效模式,为全省乃至全国艾滋病犯集中关押管理积累了大量经验。 “理想和信念不一定非得体现在轰轰烈烈的大事上,也体现在平时的小事中。

对艾滋病犯不抛弃、不放弃,把他们改造成守法公民,出去后好好过日子,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梁小辉说。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