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公务员经商是深度侵犯人权的霸道行为

禁止公务员经商是深度侵犯人权的霸道行为

  国企已经在经商了,如果公务员再来经商,就成了名符其实的的“官商一体化国家”。   我知道你要说不是所有公务员都有权,好吧,试想,按照你的逻辑,如果允许科员经商,不允许科长和处长经商,是不是又侵犯了科长、处长的“人权”?如果允许科处级干部经商,不允许厅长、局长经商,是不是又侵犯了厅长、局长的“人权”?如果允许厅长、局长经商,不允许部长、省长经商,是不是又侵犯了部长、省长的“人权”?到最后,还经什么商嘛,不如直接“出租权力”算了。

  人权的适用者身份是社会中的自然人,是一项基本人身权利(主要是指生存、人格尊严、言论自由、参与社会事务、发展等方面的基本权力),而公务员是否能经商,显然超出了人权保障的范畴:  第一,“公务员”这个提法已超出自然人的范畴,是“特定有所指”,而且这个群体是包括经商在内的所有公共事务管理以及相关政策制定和执行的直接参与者,也可以理解为“游戏规则划定者”,具有因权力而产生的压倒性优势。 从现代商业文明的角度来讲,游戏规则划定者参与游戏,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本身是显失公平的。 因此,从“发展权”的角度来讲,“公务员经商”与社会公义相抵触。 按照“各种法律法规必须服从于宪法,不可抵触”的法理原则,“公务员经商”的这种“发展权”如果与社会公义(大多数自然人的发展权)相抵触,则必须自动服从。

而这也正好是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在努力的方向;  第二,“公务员经商”这个概念界定不清,因为“经商”并不是公务员这个特定群体维持生存(注意“生存”这个措辞)的必要手段和先决条件。 而且,经商是一种笼统的说法,在经济活动中,“经商”是有层次区分的,大到1000亿元,小到1000元的以生产、流通、交易等方式获利的活动,都可以称为“经商”。

而高端的“经商”,其目的是“致富”(过得更好),并不是为了“生存”(活下去),谈不上侵犯了生存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