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研讨伊核问题与海湾局势

学者研讨伊核问题与海湾局势

  当前,围绕伊核问题的地缘政治较量日趋激烈,已成为海湾乃至中东地区局势演变的焦点。 8月21日,“伊核问题与海湾局势”学术研讨会在京举办。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外交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上海社会科学院、宁夏大学、厦门大学等国内智库、高校和研究机构的50多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   地区安全引发关注  学者首先对伊核问题与海湾地区安全议题进行研讨。   前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分析了美伊关系的未来走向及其对地区格局的影响。 吴思科认为,当前,美伊对峙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宣布退出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即《全面联合行动计划》(以下简称“伊朗核协议”)。 一方面,美国的策略是尽量减少力量投入,而主要通过向伊朗“极限施压”以期伊朗能做出妥协;另一方面,伊朗则通过部分放弃关于伊朗核协议的承诺,与欧洲形成了一种“争而不破”的关系,并采取措施有限度地捍卫自身利益。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40多年来,美伊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从2019年5月开始,美国对伊朗采取“极限施压”手段,以迫使伊朗做出妥协。 美国认为,伊朗核协议为伊朗争取了发展经济的时间,因而美国想要推翻协议,以重新谈判,签订新协议。 但伊朗不想退出伊朗核协议,而是谋求不断扩展自身的战略范围以维护安全,并以此作为向欧洲方面施压的手段,进而打破美国对伊制裁。

随着中东形势的变化,未来可能会出现类似1993年为解决巴以冲突而签署的“奥斯陆协议”的解决方案。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原校长周烈认为,面对美国的制裁,伊朗意图通过增强自身的实力实现自立自强。 当前,伊核问题远远超出了美伊博弈的范围,已经涉及地缘政治博弈的层面。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王京烈表示,伊核问题实质还是美伊关系问题。 美伊间摩擦增多,但全面战争也不符合美国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战略。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认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推行“离岸平衡”“撤出中东”等战略。

但美国从中东撤走一定力量的前提是,没有新的“势力”填补美国力量撤出后的“真空”。

未来,美伊两国之间或将长期处于对抗状态。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认为,伊朗需要改变其扩张政策以维护国内的政局稳定,应对当前面临的内外部压力。

伊朗核协议本身就是一个“妥协”协议。 但解决伊朗问题并不是要对伊朗动武。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研究室主任唐志超介绍了海湾地区安全新形势。 他认为,海湾安全问题包括伊朗问题、阿拉伯国家自身问题及美国“离岸平衡”新态势;海湾地区的安全威胁包括地区性核扩散以及导弹、无人机威胁等。 伊朗问题主要集中于伊核问题、伊朗地区扩张、伊朗弹道导弹发展等。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李国富认为,特朗普政府认为2019年5月以来其采取的两项对伊朗制裁措施取得了显著“效果”,未来不会改变“极限施压”的政策;而面对美国压力,伊朗通过在安全方面采取新举措、逐步减少伊朗核协议承诺等措施进行反击。   和平走向可能性较大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余建华认为,伊核问题,从地区安全看是美伊对抗和中东地区安全秩序的冲突和博弈,从国际政治层面来说是伊朗国内政治各种因素互动的产物。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牛新春认为,美国通过经济制裁、军事威胁、外交谈判等手段,期待实现削弱伊朗国力、改变伊朗地区行为、达成新的伊朗核协议等目标。 而伊朗的目标是突破美国制裁、发展经济、进行国内经济改革等。

伊朗试图通过以被动行为突破制裁、在国际社会对美施加压力及外交谈判三种手段突破美国封锁,但效果并不明显。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战略研究室主任樊吉社比较分析了特朗普政府与奥巴马政府处理伊核问题的方式。

特朗普采取“极限施压”策略,通过单边制裁、单方面施压的方式以期达到遏制伊朗的目的。 特朗普的政策存在内部矛盾,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而又不能达成新协议,谈判会形成僵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唐宝才认为,海湾地区局势发展不仅取决于地区大国,域外大国对局势走向的影响更大。

在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之前,和平走向可能性较大,大选后则存在不确定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田文林认为,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存在很大问题,他习惯以商业思维处理政治问题,即以局部思维处理整体问题。

特朗普对伊政策的目的是打破旧有协议、签署新协议,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

然而这种政策并不成功且造成很多问题,导致伊朗再次突破在核问题上的限制,伊朗核协议名存实亡。 目前局势发展对中东地区稳定、对相关国家以及对美国的损害都是巨大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余国庆重点关注俄罗斯在海湾地区的新战略,认为该战略主要依靠伊朗发挥作用。

俄罗斯提出“波斯湾地区集体安全构想”以应对美国提出的海湾护航国际联盟。 他认为,俄罗斯的新战略有助于改善其同区域国家的关系,为处于对峙状态的沙特、伊朗关系降温。 “波斯湾地区集体安全构想”既是大国在中东竞争新态势的反映,也是俄罗斯酝酿新战略的苗头,值得重视和关注。   讨论阶段,专家学者们从伊朗民族特征、历史、政党政治、对外关系等多角度,分析、评论了目前伊朗面临的经济制裁、伊朗核协议、政治经济发展困境等。   为国际能源市场带来变数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高祖贵指出,当前海湾地区处于地区格局快速变化、力量重新组合的重要时期,各国都对中国有较大的期待。

海湾地区是“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随着中国在海湾地区利益的不断增多,中方也需要加强与海湾国家的合作,推进与海湾国家关系的发展。

中国与海湾国家在经贸往来方面有很多利益契合点,加强经贸合作应是未来推进双方关系发展的重点。 从多边合作平台到双边对接都是中方应该关注的。

  厦门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范鸿达认为,从历史发展来看,伊朗对接触大国及外部力量有很深的防备心态。 伊朗与西方国家的关系紧密,但对欧美国家的期待值过高。   中国社会科学院海湾研究中心主任杨光认为,近期海湾局势在内政、经济、地区安全等各层面都发生变化,新形势需要国内学界的关注和研究。 首先,需要明确特朗普的底线是利用伊朗问题赢得连任,战争不符合美国利益。 此外,在全球石油市场结构性变化的窗口期,海湾国家的战略调整给相关合作带来了在产业合作、基础设施、金融合作等诸多领域的变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海湾研究中心副主任、西亚非洲研究所副所长王林聪认为,此次研讨会对于观察海湾地区局势、研判未来走向、开展对海湾国家关系研究都有很大的启发和帮助。

海湾问题、海湾局势正处在急剧变化之中,现阶段发生全面战争的可能性较小。

这个研判将留待时间验证。

  此次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海湾研究中心、西亚非洲研究所联合主办,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热点问题研究”创新项目组、中国社会科学院登峰战略优势学科“当代中东研究”课题组承办。 责任编辑:张月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