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与偕老无关

执子之手,与偕老无关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曾几何时,纳兰的这两句诗折射出几多痴情和迷离,如同漫天飘零的雪花,再怎样的飞舞,终究敌不过手心的温度,绚烂无比的开头,注定悲壮的结束。 流年未央,光阴不复,花开常相似,物是人已非。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一纸伊人咫尺,却是望眼欲穿,生如此无情,叹红尘这般!用青涩的豆蔻年华,谱一曲长风当歌三问天。

  一问,相逢。 茫茫人海,过客匆匆。

邂逅,是人生最美的时刻,不知这样的因果,是否如佛家所云,在佛前苦苦求了上千年?没有生涩,许微笑一个命中的自然,惊鸿一瞥,定格瞬间,不必担心它如昙花般灿烂易逝,也不必纠结于失去后的落寞无言。

人们常说: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一生;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一种哀叹。

愿舍三千繁华,只为固守那一份美好的初见。

  二问,相知。 生命中相遇的人很多,相知的却很少,美丽的开端足以令人动容,而每日必到问候使心灵的距离变得不再遥远。 没有追寻,不会刻意,仿佛是宿命。 孤寂的雨夜,红笺铺案,执明灯半盏,任那浓墨沉笔,抒写着前尘、今世、来生缘!前尘黄石,镌刻双影伴;今世紫陌,同倚斜阳醉;来生红尘,一诺作谶语。   三问,相恋。

都说今世的缘是前世的债,菩提树下的缘分是五百世修来的正果。 那么前世的债,就让我们在今世还。

青葱华年,我们释放着喜悦,多彩季节,我们挥舞着浪漫。 你画一对恋蝶,飞出的都是柔情,我记一段童话,写出的全是爱恋。 双眸中永远只有一个人,彼此对视,才知道心里的已被对方占满。 多想让时光就此凝滞,让快乐停留在这瞬间。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山盟犹然在耳,海誓依旧没变。

时光荏苒,岁月更迭,相思若是毒,我们已然痛饮;轮回若为劫,我们已经跨入。

三生石上,誓言还在,涸辙之鲋,怎能相忘于江湖。 不要说多情自古伤,也不必顾虑一眉瘦月,阴晴圆缺。

若兮凤去凰空留,劳燕终分飞,孤身看流云,独影成转瞬。

如此向天三问终无果,月下空留断肠人!  本就有无法避开的交点,又何必奢望这是两条平行线。

去的最急的都是最美的风景,伤得最深的都是最真的。

既然如此,不说别离,把的赋予传说;不看顾虑,还有什么无法释然?不要再孑然自叹,不要再辗转难眠,放下所有的执念,刻画下织梦的语言。 从相逢至相知,从相知到相恋,走一遭无牵无挂的旅程,也许你会突然发现,原来执子之手,与偕老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