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 盛名之下无虚士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第两百九十五章 盛名之下无虚士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南北卷来自明初的南北案,当时主考官刘三吾主持春试,所取五十一人,各个都是南方人,而北方一个没取。

于是落第北方举人,联名控诉说主考官搞‘地域歧视’,朱元璋听了大怒,将刘三吾下狱,下令彻察此事,但彻察结果,刘三吾并没有徇私舞弊,确确实实在北方士子的落卷里,都存在着文法不通的弊病。

朱元璋不信这结果,认为是官员袒护,当下再度主持会试,又招考了六十三人,各个都取北方人。

从此大明科举定下南北卷的制度,以地域分配名额取士。

以取进士一百名为比率,南卷的士子可占五十五名,北卷的士子占三十五名,中卷的士子占十名。 这一次制度从此定下,题外话说一句,元朝会试也是大概如此,只是按一百人中,蒙古,色目,汉人,南人各取二十五人。 当年明初重臣三杨之一杨士奇,曾与明仁宗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杨士奇说,科举当兼取南北之士,仁宗说,可北人学问,远不如南人。 杨士奇说,长才大器俱出北方,南人虽有才华,多轻浮。 仁宗问那怎么办?杨士奇说缄其姓名,分南北取士,南北人才,皆入彀也。 仁宗道,好办法,以往北人无人入榜,故而懒惰成风,今南北取士,北方士子应奋起。

之后大明的科举一直分南中北取士,故而那士子摸黑,说张居正要提拔他的湖广老乡,在会试中尽取湖广士子,简直是无稽之谈。

湖广士子属南榜,要与浙江、江西、福建。

南直隶这几个科举强省竞争,丝毫不会占用中卷的四川、广西等省,以及北卷的山东、山西、北直隶等省士子的名额。 一番话摆事实讲道理。 将几名攻击张居正的举人斥的面红耳赤。 如此也就算了,几人不说话已是表示服输了。 但是占理的那位湖广士子,却得理不饶人。

此人横着眼睛,对着几人斥道:“贡院被焚毁了又如何?突遭大雨又如何?那就不能考试了吗?”“整日不思进取,归咎于其他,恶意中伤元翁大人,一派我弱我有理,他强他阴谋的说辞,就你们几个北方士子如此心性。

还想考进士,就一辈子待在举人吧!”这人说着说着就开了地图炮,讽刺了几人,还将北方士子扯进去了。

当下在场北方士子都是面有怒色,一名被斥的士子拱手道:“这位兄台大方阕词,不将我北方士子放在眼底,敢问高姓大名,放榜之后,也让我等见识一下?”那士子冷笑一声道:“在下汉阳萧良友!”一名人听了不屑地道:“我道是谁,依仗着自己是湖广人。

就替别人开脱起来了。 ”“湖广人又如何了?”“那我们北方人又如何了?小看我们北方读书人吗?”萧良友也有几名同乡士子‘助拳’,双方当下从湖广与个别省份的争执,一下子扩大到南方士子与北方士子之间的争执。

大雨连绵不断。 龙门迟迟未开。

林延潮撑着伞,提着行李,在一旁置身事外的心情听着。

在元朝时,分四等人,汉人即北人为第三等,而南人为第四等,故而那时北人一贯卑视南人,而到了明朝科举取士,南人在科举上要胜过北人。

于是南北之争,又老调重弹了。

这会试上。 南方北方士子云集,自是不免又有这样的争执。

林延潮不由默默长叹了一口气心道。 地域黑神马的,真是最讨厌了!“这位仁兄,你是如何看的?”林延潮不说话,一旁一名争执的面红耳赤士子却突然问向了他。

“对了,这位不是福建侯官的林解元吗?”一名士子认出了他,当下言道。

这时候一名士子走了出来道:“原来这位就是林宗海,在下李正蒙久仰大名,阁下十五岁中解元,真是我南方士子之表率,一篇漕弊论,文章华国不说,一篇文章更是摘下了上百个吏员的乌纱帽,到了这一步谁能办到。

”听了此人介绍,龙门旁的士子,都是看了过来,窃窃私语道:“原来此人就是十五岁解元的林延潮!”林延潮听了笑了笑,这位李正蒙言语有几分要捧杀自己的意思。

林延潮一副谦和地向四方拱手道:“惭愧,在下一时运气罢了,方才李兄之言,令诸位见笑了。

”众人见林延潮如此谦和,顿时纷纷道:“哪里,我等都久仰林解元大名。 ”李正蒙继续笑着道:“林解元,你说若是朝廷废除南北卷,那么北方士子,能有几人上榜?”听了此言,众人露出倾听的神色。 林延潮身为南方士子,立场上是要帮南方士子说话,但是如此就得罪了北方士子。

李正蒙这么说,反而是将他推上了火堆。

林延潮看了李正蒙一眼,对方连忙拱手道:“林解元,在下冒昧了,若是太为难,你可以不答。

”对方心底的阴谋算计,在林延潮眼里自是一目了然,但这点小事胸中如浮云一般而过。

这样的小人天天有,与之计较降低自己身份。 林延潮笑着看向在场诸位士子道:“在下一点浅见本来不足论道,但既是李兄相问,在下用书上的两句话来答吧!”李正蒙问道:“哪两句话?”林延潮道:“相书有言,北人南相,南人北相者贵!”众人听了顿时一愣。

在错愕之后,林延潮又道:“还有一句,子路曾问圣人,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圣人答之,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南方之强也,衽金革,死而不厌,北方之强也。 ”林延潮说完这句话,这时龙门已是开了。

林延潮拱手道:“这两句话与诸君共勉,在下先走一步。

”说完林延潮撑伞离去,这时雨也是渐渐小了。

众人当下离开贡院,虽是没说什么,但当初南方士子与北方士子之争却是无人再提一句了。 萧良有看着林延潮背影,良久不语。

这时张懋修撑着伞上前向萧良有问道:“萧兄以为这林解元如何?”萧良有方才的狂傲之色顿消,当下道:“真盛名之下无虚士!”(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