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落宫深》苏暮落云泽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

《暮落宫深》苏暮落云泽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

《暮落宫深》苏暮落云泽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主角是苏暮落云泽漆的小说叫做《暮落宫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开心妹妹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噼啪"合欢殿的红烛发出一声脆响。

苏暮落抬手将盖头扯下来,额前的步摇碰撞轻响。 "娘娘不可!"无忧紧忙上前按住她要摘下凤冠的手,拿起旁边的红盖头准备给她盖上,"这盖头得等皇上来掀,才恩爱和美。

"她抬手止...推荐指数:《暮落宫深》第四章不怎么疼,我都忘了免费试读"噼啪"合欢殿的红烛发出一声脆响。 苏暮落抬手将盖头扯下来,额前的步摇碰撞轻响。

"娘娘不可!"无忧紧忙上前按住她要摘下凤冠的手,拿起旁边的红盖头准备给她盖上,"这盖头得等皇上来掀,才恩爱和美。 "她抬手止住无忧的动作,"无事。 ""可是娘娘……"她挥了挥手,将凤冠取下,"不用在这里候着了,都下去吧。

"见苏暮落面色不好,无忧也只能听从吩咐,便带着为数不多的宫女退了出去。 她取下一件一件首饰,脱下喜服,只着中衣坐在金丝楠木雕百子图架子床上,望着这满室火红的绸缎,却只觉凄凉。

突然"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一道修长的身影在烛光下被拉长,"落落……"听到这声音,苏暮落浑身一颤,闻声回头,看清男人的面容,"噌"地一下站起来,"月临哥哥!"是刑陵游!他依旧着他偏爱的青衣,温文尔雅,玉树临风。

他还是像从前一样,不管她藏在哪里,总能找到她。 她激动地想上前,脚下却一个趔趄。

刑陵游大步上前扶住她,却也因为这一动作,她的中衣衣袖往后扯开,露出她光洁手腕上那道深深的结痂的疤痕。 "这是怎么回事?!"苏暮落借着他的力站稳,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腕处,眉目中难掩的心疼,猛地缩回手,背到身后,扯了扯唇角,"没事,只是不小心受了伤。

"为了不让他继续追问,她慌忙转移话题,"月临哥哥,你怎么来了?""自从你回来,一直没见到你,我着实放心不下,趁着皇上在大殿,过来看看你。

"刑陵游一边解释,一边扶着她往床榻走,走到一半猛然发觉什么不对,顿住脚步。 "怎么了,月临哥哥?"对上她疑惑的目光,刑陵游突然蹲下身子,撩起她的裤腿,烛光下,一如手腕处丑陋的结痂撞入眼帘,他抬头,看着苏暮落掩住眼底的悲伤,别开脸不敢看他。 "他挑断了你的手脚筋?!"刑陵游起身,小心翼翼地拉过她的手,撩开她的衣袖,手指轻轻地抚上那紫红色的痂,浑身抖得厉害,分不出他是因为心疼,还是因为太生气,"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你!他怎么敢这么对你!"他就觉得蹊跷,为何云泽漆几次三番阻止他见苏暮落,为何将军府重兵把守,为何偏偏要在大婚之日两人共骑一马。

她生在边关,长在边关,活在马背,从小便看着苏京墨在沙场驰骋,后来她也血战沙场,冲锋陷阵。

怎会走不稳路险些摔倒,照着她以前的性子,当是一招空中连翻,稳稳落地,扬眉勾唇。 原来真相竟是如此!刑陵游打量着她的身体,这哪里还是那个被整个京城捧在手心恣意张扬的女子?中衣下瘦削又单薄,竟显得弱不禁风。

"月临哥哥,我没事了。

"她朝刑陵游笑了笑,低声说:"你走吧,这里是后宫,被人发现了,他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疼吗?"刑陵游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只是执着她的手,颤着嗓音问到。

她垂眸,目光落在手腕处,想起那阴森暗黑的刑具室,唇角却勾起一抹浅笑,"不怎么疼,我都忘了。 "他凝视着她唇角挽起的浅笑,喉咙仿佛被什么死死扼住,像是窒息一般难受,良久,只吐出一句:"我带你走吧!"苏暮落一怔,走?她何尝不想走,可倘若她走了,苍术怎么办?常山怎么办?跟着她回京的其他将士怎么办?她带他们回京,是为大祁,是为功勋,是为所有美好的未来,而不是为了让他们在这里丢掉性命……见她迟疑,刑陵游便知晓她还有顾虑,"是不是他用什么威胁你了?"从小到大,在他面前,她就像是一张白纸,不论想什么都能被他看透。

可如今,藏不住,她还是要藏的。

她摇摇头,笑弯了眉眼,"月临哥哥,你忘啦?我最大的愿望,不就是嫁给他吗?现在我是他的新娘了呀,自然是不会走的呀!""别笑了,落落,就当我求你,别再笑了。

"他心疼地将她揽进怀里,却又不敢抱得太紧,他怕,怕她身上还有其他的伤口,怕勒痛她。

刑陵游拥着她,在心底做了一个决定,一把将她横抱而起,朝外走去。 "别怕,我带你走,带你离开这里!"苏暮落还来不及拒绝,刚一抬头,便看见了立于殿门口的云泽漆,满脸阴沉,那眼底的怒气,仿若夏日最大的一场雷雨来临前的墨云,平静而汹涌。 "刑爱卿这是准备带着朕的皇后去哪里?"小说《暮落宫深》第四章不怎么疼,我都忘了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