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词作鉴赏:芳草度

周邦彦词作鉴赏:芳草度

  这首词虽大量使用事典、代字和融化前人诗句却无艰涩难读的缺陷,所写的情较为真挚深厚。 全词立足于片时的思绪,重点非常突出,倒叙、以景结情等手法于章法变化之中留下可寻的脉络,体现了周词艺术风格的精美。 下面我们就一起来欣赏一下吧。

  ●芳草度  周邦彦  昨夜里,又再宿桃源,醉邀仙侣。   听碧窗风快,珠帘半卷疏雨。

  多少离恨苦。

  方留连啼诉。   凤帐晓,又是匆匆,独自归去。   愁顾。

  满怀泪粉,瘦马冲泥寻去路。   谩回首、烟迷望眼,依稀见朱户。

  似痴似醉,暗恼损、凭阑情绪。

  淡暮色,看尽栖鸦乱舞。   周邦彦词作鉴赏  此词以追忆的方式,抒写了作者青年时代汴京的一段哀艳情事。   词以逆入起笔,追忆昨夜情事。

昨夜里是情事发生的时间,难以忘怀,词意顺着对昨夜情事的回忆而展开。

桃源,用东汉时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遇仙女事,其地亦得称桃源,如唐人曹唐《刘晨阮肇游天台》诗已言不知此地归何处,须就桃源问主人。 五代王松年《仙苑编珠》卷上云刘、阮采药于天姥岑,迷入桃源洞,遇诸仙。

周词即以桃源借喻昨夜所宿之处的华丽神秘似非人间。 又再宿桃源,显然已不止一次来此了。 仙侣即神仙样的伴侣。

古人常将美艳出众的女子比为仙女。

这次留下最深的印象是离别的痛苦场面。

因而作者省略了当晚其他的艳情细节,以听碧窗风快,珠帘半卷疏雨,一笔轻轻带过。

风快雨疏是华丽的室内感到的,约拂晓时使人惊醒,增添了离人的凄凉情调。

多少离恨苦为全篇词旨所。 春风一度,情意绸缪,分别最为痛苦,故离恨之多少实难以估量。 方字为词中的转笔,自此进入正面描述离别场面。

啼诉,为那位仙子向抒情主人公诉说许多的离恨,留连缠绵,不忍分别。

凤帐为绣有鸾凤的罗帐。

正值倾诉离恨之时,忽从罗帐里见到曙色,只得忍心独自归去。 离去的匆匆,说明他们之间存某种社会性的原因而不能自由地相聚一起:又字再度强调了匆匆独归同留宿仙境一样已非第一次了。   这首词上下片之间衔接紧密,意脉不断,过片继续叙述离别出门后的留恋之情。 他伤心地见到襟怀里留下那位多情仙子的泪粉。

当互诉离恨时,她哭了,流的泪很多,与妆粉和一起了。 他的愁顾是属于空有相怜意,未有相怜计的情形,对于现实的状况一筹莫展,惟有徒自发愁。

他独自归去时骑的是瘦马,急急忙忙地泥泞的道路上辨寻归途。

  冲泥与拂晓的疏雨有关,上下照应。

瘦马冲泥很形象地表现了这位书生的寒酸狼狈,能再宿桃源是非常不易的。 他的寒酸很可能是造成他们分离的主要原因,其别恨之中应包含有几分自责的情感,以此深深地感动了仙子,赢得满怀泪粉,而离别也就特为苦涩了。 谩回首表示已经离去较远,而依恋之情却难尽。

烟迷望眼,离情倍加凄楚,晓烟中桃源迷茫,只仿佛和隐约地见到伊人的朱户。

  词中的碧窗、珠帘、凤帐、朱户都极力表现夜来宿处的绮丽,真有误入仙境之感。

这与瘦马冲泥的寒酸形象颇不协调,应是其情事不幸的根源。 关于朱户,周邦彦《忆旧游》有也拟临朱户,叹因郎憔悴。

羞见郎招;旧巢更有新燕,杨柳拂河桥,写歌楼女子。

可见此处的朱户也是借指歌楼的。 词至此叙述完了昨夜难忘的离别情景,词意的发展遂由追忆转到现实。

凭阑是全词之目。

抒情主人公是凭栏的时候对昨夜情景的回忆。

似痴似醉是追忆时的精神状态,欢乐与痛苦犹令之神驰,桃源仙境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动人了。

很可能他凭栏是为了观赏景物,而对昨夜的回忆扰乱了观赏情绪,痛苦的别恨心中无法排遣和消除。 结句淡暮色,看尽栖鸦乱舞,是周词中习见的以景结情的写法。

淡暮色是薄暮时,暮色不深,补明凭栏的时间。

这时乌鸦归巢了,看尽表明凭栏伫立之久。   栖鸦乱舞景与意会,情景交融,以此表达了昨夜别恨所引起的悲伤和烦乱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