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从业十几年的外企HR感慨

一个从业十几年的外企HR感慨

  再来说说HR中最常见也最难的沟通问题,因为HR主要的工作是人的工作,而人的工作最难的是沟通工作。   什么样的人最难沟通呢。

我们来看看。   HR面对的人无非分几种,组织内部上级,平级,下级,组织外部的供应商,潜在应聘者,任何会影响到雇主品牌的社会公众。   其中,与上级的沟通最难。

因为其他人,再难,都好解决。 至于怎么解决,暂不讨论。 如有兴趣,下次分解。   什么样的上级最难沟通呢,普遍反映是有能力,人品也没问题(这里说的人品,仅仅是对组织公共利益来说,不谋私不搞小动作等,很敬业的),但强势的。

有的人可能不同意,认为那些没能力,人品不好,表面很和善但背后捅刀子的最不好相处,其实错了,因为解决这样的上级太容易了,用点厚黑学或者权术即可。 暂不讨论。

如有兴趣,下次分解。

  而有能力,人品也没问题,但强势的是怎么样呢,这就要分情况了,一种是表面强势,内心脆弱的,一种是表现强势,内心实际也强大的。   我拿亲身经历的领导举例子吧。   领导一,女,香港人,大区总经理,女,四十岁左右,育有一子尚小,短发,瘦,打扮的很干净利索,不张扬。 自我,几乎不听其他人意见,有人提反对意见或者批评人时可以口不择言(骂人蠢啊不带脑子之类的,或者带点讽刺),毫不给其他人面子。 跟她合作的人表面上都很尊重她,但几乎背地里都吐苦水。   领导二,女,日本人,大区总经理,40多岁,无子女(也有传离异,子女已大不用怎么管),穿着前卫大胆,可以上身大红,下身大绿的穿,化浓妆,戴长长的翘翘的假睫毛,工作狂,每天可以一大早工作到下午三四点才进食点面包然后接着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 有次我们开区域管理层会议,居然一开就到下午5点才想起吃中饭。 苛刻,完美主义,吹毛求疵,我们区域内所有管理人员都被她当众或者私下批评过,说话刻薄,情绪化严重,谁做错什么事了,可以当众厉声责问,但用词文明,就是挑着眉毛,瞪圆眼睛,说话语气咄咄逼人而已。 我们区域的管理人员无一喜欢她,都盼着换个有能力但儒雅的领导。

但她也有优点,那就是确实看得比较高远,做事也很细致,滴水不漏,而且如果谁提出好的意见,她会很开心和欣赏。   好了,这怎么办呢,看似是死结,因为一个听不见意见,一个完美主义。 事实上谁都不可能做到凡事言听计从和完美。

  但仔细分析,我们发现,两个人其实属于不同类型,前者属于表面强势,内心不强大的;后者属于表面和内心都强大的。

至于怎么分析得来,看一个人的穿着打扮,说话方式,和对于反对意见的接纳程度,能看出百分之七八十。

当然,不是绝对,看官不要钻牛角尖。

  接下来是怎么相处的问题。   有两点是共通的,首先,对于强势的人,自己必须强,这是最基本的,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这个强,有两层意思,一是能力强,一是内心强,能力强指的是把事情做得相对漂亮,在她的可用下属范围内算是难得的人才,这样不仅仅赢得她的尊重,也导致她对于失去你多少有忌惮从而对你相对客气。

内心强则涵义很深了,各位看官自己领会。 不过在此段说的主要是能力强。

  其次,必须做到对对方的尊重,而这种尊重绝不是唯唯诺诺,更不是曲意逢迎,而是体现在自己对于情绪和说话方式的控制上,要做到温和而坚定,敲黑板,温和而坚定,缺一不可,不温和,无沟通,更何况是在强势的人面前,任何看似过激的,杵逆的行为只会遭来更猛烈的回击;但如果不坚定,强势的人是压根不屑于听的。 而要做到温和而坚定,自己必须不卑不亢,这恰恰是最难的。

什么叫不卑不亢,就是不轻易攻击别人,也不容易感到被攻击。 这需要自己内心足够强大,属于心理学修炼范畴,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留言再跟我讨论。   说完共同的点,不同的类型要用不同的方式对待。   领导一:  这种人一般自我防御性强,习惯性掩饰自己,但遇到阻力时其实很容易产生脆弱感,要找到突破点。

一种是正常的突破,再冷峻的高管也是人,比如做了妈妈的人必然最柔软的地方是小孩,我偶尔抓住跟她闲聊的时候多聊聊她的年幼的孩子,表示对于她“频繁来往香港和大陆地区--至少一周两三次”的奔波辛苦和对于年幼孩子的照顾等表示关切,能看到她那张冷峻的脸和凌厉的眼睛中些许光芒,从而感受到她对我的好感。   一种是抓住非正常的沟通机会,比如有人冲撞她时。

我当时就刚好遇到一个很有个性的基层管理者顶撞了她,但这个员工又是负责重点的业绩很突出的区域,而当时领导让其做的事又很重要很紧急,她拿其没办法,很是受挫,打电话给我让我帮忙找员工谈,说是“我简直跟她没法沟通”。 而这时恰好是我擅长的地方,这个员工是我招的,其成长和晋升得到了我很多辅导,我一沟通很奏效。

事情解决后这位领导很感激我,原话是“幸好有你,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谦虚了一下后趁机跟她推心置腹聊了聊,先给她戴顶帽子说“你其实是个很好的领导,很有主见,做事雷厉风行,对员工也很爱护”,接着话锋一转开门见山说“只是现在的年轻人不一样了,很多管理层都在头疼这个问题(注意用词,引发共鸣,而且给她面子,否则如果只说她处理不好的话她会不高兴)”,其实做高管也不容易,市场变化快竞争大,业绩压力不小,又要应付上面的visit(大家懂的,这时候免不了为了形象等做一些表面功夫和无用功),还要带这么大的团队(她管理的生意规模有数十亿),不仅仅要身先士卒拼命干,还要下面的人都统一步调的话要付出好多心血去辅导去激励”,通过微表情(做HR的感兴趣应该对微表情多点研究)我发现她有点down,甚至眼里都有了泪花,说“是啊,压力大啊,我经常失眠呢”。

共情一下后,我不忘我的主题:“所以现在很多高管都去学习心理学和新生代管理(强调大趋势)......她有些兴趣,“心理学?”我趁机卖弄一下自己对心理学的研究......谈话过后,她对我更信任了。   不久后,我还发现她跟其中一个负责运营的下属关系比较密切,听说她俩下班后时不时会吃个饭喝个酒什么的,于是我就去靠近她这个下属,刚好这个下属和我很投机,又向我透露不少她的信息。 从此我有了底,跟领导一沟通就更容易了。

  领导二:  这种领导最关键是要有建设性的意见,其次就是遭遇不合理的批评时绝不包子。   有一次不记得什么事了,我犯了一个错误,miss掉了什么关键的信息,她发邮件来很不客气的小题大做的责怪了一番,还打了三个疑问号加三个感叹号,我回复她:“谁都没办法保证自己不犯错,关键是犯错后怎么改进,对于这件事我的解决方法是.......”后来大家都说该领导对我是当众批评的最少的。

哈哈,没办法,对于所有人无一幸免都被当众不客气的批评过多次的区域来讲,我被当众批评最少已经很满意了。 而且那年的年终奖和调薪,我的系数最高,远超过我的预期。   当然,以上两种领导,最关键的要记得温和而坚定。

信不信,这是最考验功夫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