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的声音》 阿卡贝拉太过强大 剩下羽泉蓝瘦香菇

	《梦想的声音》 阿卡贝拉太过强大 剩下羽泉蓝瘦香菇

点击加载图片点击加载图片浙江卫视打造的《梦想的声音》以素人讨教明星歌手为节目形式,将看似遥不可及的两个世界拉拢,用音乐的较量架设沟通桥梁,共筑音乐的平台与梦想,探讨艺术的平凡与平等,同时辅以发掘潜质新人为责任。

在第一期中,导师羽·泉面对阿卡贝拉团体“节奏部落”的挑战时宣布放弃应战,保送他们进入“万人演唱会”,这引起现场观众和其他导师的惊呼,也引发了电视机前观众的争议。 大家聚焦的是:羽·泉究竟是慧眼识珠,为了不埋没才情之人而顶着被嘲笑和怀疑的风险大胆荐举;还是他们内心早已被“节奏部落”打败,为了护住自己的明星面子而放弃一展歌喉呢?就这件事情本身而言,首先肯定的一点是羽·泉的确精心准备了自己演唱的歌曲,临上场前才去跟导演组进行长时间的沟通。 从现场工作人员与参加录制观众的反应来看,他们对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浑然不知,羽·泉的决定应该是临时做出的。

大家如若将这段插曲当作八卦,自然会关注到羽·泉是为艺术而牺牲自己,还是假借艺术之名而保全声誉的问题,正如微博上有人言辞激烈地指出羽·泉根本就是在“认怂”。 然而,当我们将关注点稍作转移,挖掘这段插曲背后的客观价值,不论羽泉的决定是惜才之举还是认怂之举,都说明“节奏部落”的表演非常成功,阿卡贝拉惊人的魅力已经让羽·泉心悦诚服,绚烂梦幻的和声艺术已经展现了它的魔力。 犹记得曾经《中国好歌曲》的曾经一期,也是在进入决赛的节骨眼上,被广大音乐爱好者热力追捧的“苏紫旭”在某种意义上被自己的导师羽·泉淘汰时,网络上顿时炸开了锅。

大家都为选手鸣不平,感叹一向有艺术追求的羽·泉也在赛制的驱使下做出了不当决定。 如今《梦想的声音》或许给了羽·泉一次翻案的机会,在明星与素人对战的赛制保障下,羽·泉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真实品味和艺术判断力来推举选手。 为达此目的,他们甚至甘愿祭出“弃唱”的“杀手锏”。

国内流行音乐形式流于单一、创新能力薄弱的问题早已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连摇滚也被骂,说唱被称聒噪,trip-hop、后摇、另类几乎完全不被主流关注,阿卡贝拉就更是深陷边缘地带了。 以前央视的青歌赛每年都会出现一些阿卡贝拉组合,可是除了现场专家的盛赞,观众似乎并不买账。

如今这种歌唱形式又站在了《梦想的声音》舞台上,当前的大众音乐品味和社会价值多元性已经高于彼时,羽·泉的临时起意和节目组的现场应变,都使得最后的决定充满意义,帮助大众了解何为“挖掘人声本身可能性”的阿卡贝拉,“提携”更为多元的艺术坚守者上位。

或许有一天,当更多的人听到BoyzIIMen,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黑人歌手组合,更是一个阿卡贝拉艺术团体;听到“节奏部落”,也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上过综艺节目的音乐组合,更是一个中国自己的阿卡贝拉艺术团体。 说回《梦想的声音》这种素人向明星讨教的节目形式,虽然它在中国电视荧屏上还是崭新的,但极有可能成为今后综艺的主流。 通过身份悬殊之人的较量,既塑造了舞台上的戏剧张力,保障了一档电视节目的收视生存,又传达出打擂会友的善意和包容,保障了一档电视节目的道德标准和社会价值。

从前只是观众的那一群人,将更多地成为节目的参与者、嘉宾甚至策划人与制作者。

全民参与,这理应成为综艺节目的公益性所在。 羽·泉在节目中做出的决定纵然有争议、怀疑和讥笑,但它传递了平等与共享的价值。

明星导师对草根素人的提携,何尝不能被看作一种推翻当下中国阶层区隔,弥合主流人群与非主流人群罅隙的隐喻。 (图片由宣传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