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幸福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幸福

原公司来自重庆的同事,开始相识其中的两位黄与谭。 都是做保洁出生,年龄稍小的谭已经做到项目部经理,被派往浦东紧邻世博园的一个项目里独挡一面。

年龄偏大一点的则是总公司保洁部主管。 因彼此暂住地离着比较近,私下里就有了走动,节假日里去他们的住处喝过几次酒,不禁羡慕他们许多家亲戚一起过节的其乐融融。

黄主管和谭经理彼此是连襟,他们的小舅子及小舅子的夫人也都在公司做,一个是保安主管,一个保洁部主管,相互租房离着不远,所以节日聚会很是热闹。 去他们那酒喝次数多了,才知道他们的大姐、大姐夫也在公司里做保洁。 同来上海的只有他们的二姐、二姐夫在上海一所高校里做保洁,这样算来这姐弟五个,及其他们的配偶都在同一公司从事和保洁相关的工作。

如此的打工裙带应该说非常典型,有一定的代表性。

想当初打工潮涌起的时候,绝大多数民工就是投亲靠友来到上海,又通过亲友关系介绍进同一公司,大多干着同一工种。 由于同在公司工作,他们以家为单位,租房也在单位附近,彼此离着也不远,节假日里相聚、喝酒特别容易,又都是海量能喝,喝起啤酒来成箱成箱的拿,颇有水泊梁山好汉的快活遗风。 近日,最小的舅爷买了一辆轿车,一下就解决了他们的上班乘车问题,这样他们上班更轻松了。

凡是去过他们那里做客的无不羡慕他们的其乐融融,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幸福。

当初带着他们闯上海的谭经理的级别最高,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自豪感,几瓶啤酒下肚,不无感慨的叹道:打工啊,活的就是这个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