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居然逼我跟3个男人同睡!

婆婆居然逼我跟3个男人同睡!

吃罢晚饭老半天了,还没一个半大小子来闹房。 婆婆坐在老式堂屋里,脸阴得想下雨。

按当地的风俗,没人闹房是不吉利的,闹得越凶,来年小俩口的日子就越红火。

我猜想:或许那个耳刮子甩得太响亮太干脆,那些愣头青不愿再来自讨没趣吧!我倒是想真真切切地欢呼一声正如诗中所说:我想拉着你的手逃向初晴(不,应该是初阴)的田野,不畏缩也不回顾。 我用眼角瞟老公,他正愁眉苦脸地偷眼瞟他的妈。

他肯定在想回老家办喜事的选择是多么愚蠢。 在他老家办喜事很蠢我拉他出来,说:演了一天戏了,出去走走如何他凶我:你以为这还是在大西北,天高皇帝远没人管呀人家又没拿你往床上撂,不就是亲亲抱抱嘛!我还不在意呢,你就把耳刮子甩人家脸上了。

想学以前的贞烈娘儿们行阿,把人家摸过的那个膀子砍掉喂狗!我的泪汹涌而出。

听听!我还不在意呢!他见我哭了,慌了,手忙脚乱地哄,总算堵住了泄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