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清平乐·别来春半》原文、翻译及赏析

李煜《清平乐·别来春半》原文、翻译及赏析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柔肠断一作:愁肠断)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译文及注释「翻译」离去以来,春季已经过去一半,映入目中的风景掠起柔肠寸断。

阶下落梅就像飘飞的白雪一样零乱,把它拂去了又飘洒得一身满满。 鸿雁已经飞回而音信毫无依凭,路途遥远,要回去的梦也难形成。 拜另外愁恨正像春季的野草,越行越远它越是蕃殖。

「注释」⑴春半:即半春,春季的一半。 唐朝诗中有句:“宦情羁思共凄凄,春半如秋意转迷!北鹄创喊:意思是,自分袂以来,春季已曩昔一半,申明年光过得很快。

⑵柔:吕本二主词、吴本二主词、侯本二主词、《尊前集》、《全唐诗》、《词综》等本中均作“愁”。 柔肠,原指温柔的心肠,此指绵软情怀。

⑶砌(qì)下:台阶下。 砌,台阶。 落梅:指白梅花,开放较晚。 全句意思是,台阶下飘落的白梅花犹如雪片纷飞。

⑷拂了一身还满:指把全身的落梅拂去了又落了全身。 ⑸雁来音信无凭:这句话是说鸿雁虽然来了,却没将手札传来。

古代有仰仗雁足传递手札的故事!逗菏椤に瘴浯分屑窃:“皇帝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惫始憔土氲搅怂贾说囊粜。

无凭:没有凭证,指没有手札。

⑹遥:远。

归梦难成:指有家难回。 ⑺恰如:《全唐诗》、《古今词统》、《古今诗余醉》等本中均作“却如”;毛本《尊前集》中作“怯如”。 ⑻更行更远还生:更行更远,指行程越远。 更,越;股,还是生得很多;,依然,还是。

「赏析」这首《清平乐》,默示了作者在恼人的春色中,触景生情,忖量离家在外的亲人的情形。 词中说,分袂以来,此时已进入了春季过半的时节,举目所见,没有一处不勾起他难熬的神色,使他感受好象肝肠都快要断了。 作者就这样开门见山地写出了特定的情形和神色。 使他最为触目伤情的莫过于那台阶(砌)下的落梅了。

那白色的梅花从树上纷纭飘落,令人心乱如麻。 而他站在树下,陷入寻思已经很久了。 他就像是站在花雨之中,一会儿身上就撒满了落花,刚刚用手扫除清洁,随即又披满一身!捌鱿侣涿贰绷骄,既写了时当春半,令人肠断的风景,也写了久立花下,离愁满怀的情感。 缭乱的落花,令人联想到愁绪的烦乱,落花拂了还满,又令人联想到离愁萦怀,排解不开。 作者把白梅的落花比作雪花,突出了一个“乱”字,花落在身上,拂之不尽,突出了一个“还”字,这就在看来泛泛的景物中,寄寓了作者独有的豪情。 他久久地站在花下的原因,是在忖量远方的亲人!把憷础绷骄浒阉乃寄罹咛寤。

原本他在盼信,并希望能在梦中见到亲人。 古代有年夜雁传书的故事。 西汉时,苏武出使北方,被匈奴截留多年。

但他坚贞不屈:赫训叟墒钩家倥头潘瘴,匈奴谎说苏武已死。

使臣知苏武未死,托辞皇帝曾射下年夜雁,雁足上系有苏武的手札说他正在匈奴的某地。 匈奴听了,只得将苏武放回。

所以作者说,他看到年夜雁横空飞过,为它没有给自己带来手札而感应失踪望。 他又假想,和亲人在梦中相会,但“路遥归梦难成”,距离实际上是太遥远了,生怕他的亲人在梦中也难以回来。 前人认为人们在黑甜乡中往往是相通的。 对方作不成“归梦”,自己也就梦不到对方了。 梦中一见都不成能,更不叫人更忖量万分。

这就强烈地默示了作者的忖量之切。

他怀着这种神色,向远处望去,望着那遍地滋长的春草,倏忽发现,“离恨却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叭慈纭,正像的意思!案懈丁笔撬滴蘼圩叩枚嗝丛,自己心中的“离恨”就像那无边无际、滋长不已的春草。

无论人走到哪里,它们都在眼前,令人无法摆脱。

这个结句,例如浅易活跃,而且经过进程形象给人以离恨无限无尽、有增无已的感受,使这首词读起来显自得味深长。

全词以离愁别恨为中心,线索了了而内蕴,上下两片浑成一体而又层层递进,豪情的抒发和情感的衬着都十分到位。

作者手法自然,笔力透彻,尤其在喻象上独到而新颖,使这首词具有了分歧凡品的艺术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