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张糖纸作证 第101次求婚真爱浴血怒放

38张糖纸作证 第101次求婚真爱浴血怒放

(图文无关)  我想了一个晚上才终于做出回答:愿意。 大清早就兴冲冲地想往外跑,妈训斥我:去找谁呢,朱姐姐已经去北京念大学了。

  再见朱颜,我已14岁,是羞涩的少年,常穿一条被磨得淡白的仔裤,因为喜欢那种我自己没有的沧桑。

朱颜那年已大学毕业,在外地工作,这次回来,是因为董太婆过世,回家奔丧。

  见到我,她轻轻将我一抱:长大了。 我全身的血都涌上了脸颊。

我去参加丧仪,她向我恍惚地笑,好像没有看见我。

我便在她身边站定。   在人们为董太婆盖上白布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肩上的重量,侧过头,是朱颜伏在我肩上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