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特殊身份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第1243章 特殊身份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听闻赵炜彤要来,陈鱼跃沉默了片刻,最终抬头把目光落在了柴八斗的身上。 “哥,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但现在我们已经回到天海了,这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

”陈鱼跃拿着酒杯轻轻的和柴八斗碰了一下,压低声音道:“一会儿来到的这个姑娘,是燕京人。

”“燕京人好啊。 ”柴八斗笑了笑:“上江姑娘嗲,川都姑娘辣,秦淮姑娘温又婉、广深姑娘靓而美,而咱们燕京大妞哪哪儿都好。

”柴八斗虽然不是燕京当地人,但是在燕京生活的时间长啊,可谓是从小就从燕京长大,加上他接触的女孩原本就少,而且一个个都是燕京大妞,所以他对燕京女孩的印象自然是最好的。

至于他说的上江姑娘嗲,川都姑娘辣,秦淮姑娘温又婉、广深姑娘靓而美,估计都是这大半年来在外边碰到的,才有了一定的印象呢。 “八斗哥对燕京女孩的评价也太高了吧?那我们姑苏的女孩怎么样呀?”叶筱夭找茬道。 陈鱼跃有点哭笑不得。

柴八斗怔了一下:“姑苏的女孩也好!我说我们燕京大妞好是因为她们都特仗义,骨子里有点儿男孩的那种劲儿,办事儿敞亮,是那种在褃节儿上能为哥们儿两肋插刀的主儿。

”还有些话柴八斗没说,怕叶筱夭继续找他的茬。 他就是觉得燕京的姑娘识大体,别看有些时候会任性,但是绝对分得清场合,绝对撑得了场面,当着外人混不吝的那种事儿她们绝对不干。

而做人做事儿有准谱儿,话什么时候该说,脾气什么时候该撒,那都不是胡来。 这就是从小的环境熏陶,懂规矩,有理有面儿。 “这说的好像我们没那么仗义似的。 ”叶筱夭哼了一声,直接一个大白眼儿就扔过去:“是不是觉得这次我们没去那边帮忙呀?”“妖精,别胡说八道。

”叶雪芙看她这样儿是要耍浑,赶紧制止道。 “本来就是嘛,我听八斗哥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不仗义呢。

”叶筱夭道:“可这不是我们不想去啊,陈鱼跃压根就不让我们去,我们要去了他肯定又翻脸,万一好心办错事儿,那就更是出力不讨好了。 ”柴八斗都被说愣了:“这性格就有点像我们燕京大妞。

”“我?”叶筱夭指了指自己。 “对啊,直率潇洒,无拘无束,说话的时候特直接,不留余地。

”柴八斗道:“反感一个人的时候就各种冷嘲热讽毒舌腹黑全部扔出来,不掖着不藏着。 ”“我可不是你们燕京大妞,我是我们姑苏姑娘,你怎么不说你们燕京大妞像我们姑苏的姑娘呢。 ”叶筱夭傲娇的哼了一声。 柴八斗还真是哭笑不得,这丫头的嘴皮子实在是太厉害了,他可说不过,若是再解释下去,还不定被她怼成什么样儿呢,干脆就低头认栽了。

“她一直都是这么没规矩不懂事儿,八斗哥千万别介意。

”叶雪芙的性格其实才更具有姑苏女孩的特点,叶筱夭还真是一个特例。 、“我哥大度的很。 ”陈鱼跃咧嘴一笑:“来吧,咱们一起喝一杯。 ”众人再次举杯,然后聊起全国各地女孩不同的性格来。

陈鱼跃则是小声对柴八斗道:“哥,你刚才没听懂我的话。 ”“听懂什么?”柴八斗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理解错了。 “一会儿要来的那女孩叫赵炜彤,燕京。 ”陈鱼跃再次压低声音提醒,强调了赵炜彤和燕京。 柴八斗这才恍然大悟,睁大眼睛看着陈鱼跃,半天才吐出两个字来:“赵家?”陈鱼跃缓缓的点了点头。 柴八斗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知道陈鱼跃肯定不会拿这种事情出来开玩笑,可如果那女孩是赵家的人,那就是和赵延谱有关系的啊!赵延谱是他们家的独生子,直系关系是不可能存在的,那根据赵炜彤上大一的这个年纪来分析的话,只有一种可能……“难道是赵延谱的堂妹……那岂不是我们神剑部队一号的……”柴八斗想到这里又开始怀疑了,这怎么可能呢!他使劲儿的摇了摇头,目光没有离开陈鱼跃,他希望陈鱼跃告诉他是跟他开玩笑的,可是陈鱼跃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很显然,这绝对不是玩笑。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不会吧?”柴八斗实在是无法想明白,他的声音已经压到了最低:“如果你说的这个女孩是一号的女儿,那她又怎么可能跑到天海来上大学呢?这未免也太开玩笑了,即便天海大学不可否认的是全国超一流的院校,可是在燕京也是有选择的余地呀,就燕京那几所大学也都是超一流的院校,大家都是伯仲之间,她没有必要说一定选择天海大学而放弃另外的吧?没有那种必要……”柴八斗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姑娘的身份若是真的,又要来这里上学。 “再说了,即便是她就是想来天海大学上学,一号也不可能让她来呀,一号是那么关键的人物,她来天海上学远远不及留在燕京安全。

”柴八斗摇着头,斩钉截铁道:“不,一定不会的,鱼跃,你肯定是搞错了……是她亲口告诉你她是一号的女儿吗?”“一号的女儿能那么傻吗。 ”陈鱼跃摇了摇头:“她当然不可能说,那么特殊的身份能随便告诉别人吗?若是被有心人得知,那岂不是……麻烦了!”柴八斗皱了皱眉头:“既然她没有亲口告诉你,那你的判断就有可能是不对的,这事情实在是太蹊跷了,再说现在谁不知道一号的处境?研究所一切的秘密都压在一号的身上,有多少人都想找到控制一号的方法,一号现在把女儿送出来上学……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呢!”“一开始我也想不明白。

”陈鱼跃微微一笑:“但现在确定了出卖我们的人是赵延谱,我确突然有些明白了。

”说到这里,陈鱼跃的目光犹如平湖一般的看着柴八斗,他相信军师能够想明白他说的话,虽然现场没有外人,但是有些话还是不能太直白的说出口,毕竟这牵扯到的事情实在是太严重了,陈鱼跃不得小心再小心,不得不谨慎再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