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生要读的60篇散文 中国卷 荔枝蜜

	人一生要读的60篇散文 中国卷 荔枝蜜

人一生要读的60篇卷荔枝蜜文/杨朔花鸟草虫,凡是上得画的,那原物往往也叫人喜爱。 蜜蜂是画家的爱物,我却总不大喜欢。 说起来可笑,时候有一回上树掐海棠花,不想叫蜜蜂蜇了一下,痛得我差点儿跌下来。 大人告诉我说:蜜蜂轻易不蜇人,准是误以为你要伤害它,才蜇。

一蜇,它自己就耗尽了生命,也活不久了。

我听了,觉得那蜜蜂可怜,原谅它了。

可是从此以后,每逢看见蜜蜂,感情上疙疙瘩瘩的,总不怎么舒服。 今年四月,我到广东从化温泉小住了几天。

那里四围是山,环抱着一潭春水,那又浓又翠的景色,简直是一幅青绿山水画。

刚去的当晚是个阴天,偶尔倚着楼窗一望,奇怪啊,怎么楼前凭空涌起那么多黑黝黝的小山,一重一重的,起伏不断?记得楼前是一片比较平坦的园林,不是山。 这到底是什么幻景呢?赶到天明一看,忍不住笑了。

原来是满野的荔枝树,一棵连一棵,每棵的叶子都密得不透缝,黑夜看去,可不就像小山似的!荔枝也许是世上最鲜最美的水果。

苏东坡写过这样的诗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可见荔枝的妙处。

偏偏我来得不是时候,满树刚开着浅黄色的小花,并不出众。

新发的嫩叶,颜色淡红,比花倒还中看些。

从开花到果子成熟,大约得三个月,看来我是等不及在从化温泉吃鲜荔枝了。 吃鲜荔枝蜜,倒是时候。 有人也许没听说这稀罕物儿吧?从化的荔枝树多得像汪洋大海,开花时节,满野嘤嘤嗡嗡,忙得那蜜蜂忘记早晚,有时趁着月色还采花酿蜜。

荔枝蜜的特点是成色纯,养分大。 住在温泉的人多半喜欢吃这种蜜,滋养精神。

热心肠的同志为我也弄到两瓶。 一开瓶子塞儿,就是那么一股甜香;调上半杯一喝,甜香里带着股清气,很有点鲜荔枝味儿。

喝着这样好的蜜,你会觉得都是甜的呢。 我不觉动了情,想去看看自己一向不大喜欢的蜜蜂。 荔枝林深处,隐隐露出一角白屋,那是温泉公社的养蜂场,却起了个有趣的名儿,叫养蜂大厦。 正当十分春色,花开得正闹。

一走近大厦,只见成群结队的蜜蜂出出进进,飞去飞来,那沸沸扬扬的情景,会使你想:说不定蜜蜂也在赶着建设什么新生活呢。 养蜂员老梁领我走进大厦。 叫他老梁,其实是个青年人,举动很精细。

大概是老梁想叫我深入一下蜜蜂的生活,他小小心心地揭开一个木头蜂箱,箱里隔着一排板,板上满是蜜蜂,蠕蠕地爬动。

蜂王是黑褐色的,身量特别长,每只蜜蜂都愿意用采来的花精来供养它。

老梁赞叹似的轻轻说:你瞧这群小东西,多听话!我就问道:像这样一窝蜂,一年能割多少蜜?老梁说:能割几十斤。 蜜蜂这东西,最爱劳动。 广东天气好,花又多,蜜蜂一年四季都不闲着。 酿的蜜多,自己吃的可有限。

每回割蜜,留下一点点,够它们吃的就行了。

它们从来不争,也不计较什么,还是继续劳动,继续酿蜜,整日整月不辞辛苦我又问道:这样好蜜,不怕什么东西来糟蹋么?老梁说:怎么不怕?你得提防虫子爬进来,还得提防大黄蜂。

大黄蜂这贼最恶,常常落在蜜蜂窝洞口,专干坏事。

我不觉笑道:噢!自然界也有侵略者。 该怎么对付大黄蜂呢?老梁说:赶!赶不走就打死它。 要让它呆在那儿,会咬死蜜蜂的。

我想起一个问题,就问:一只蜜蜂能活多久?老梁回答说:蜂王可以活三年,一只工蜂最多能活六个月。

我说:原来寿命这样短。 你不是总得往蜂房外边打扫死蜜蜂么?老梁摇一摇头说:从来不用。

蜜蜂是很懂事的,活到限数,自己便悄悄死在外边,再也不回来了。

我的心不禁一颤:多可爱的小生灵啊,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

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自己,而是在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

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却又多么高尚啊!透过荔枝树林,我沉吟地望着远远的田野,那儿正有农民立在水田里,辛辛勤勤地分秧插秧。

他们正用劳力建设自己的生活,实际也是在酿蜜——为自己,为别人,也为后世子孙酿造着生活的蜜。 这天夜里,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一只小蜜蜂。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