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黑人问号)

十九章 ???(黑人问号)

  躲在一旁空心树中的薰儿看的目瞪口呆。   因为好奇,她才决定跟过来看看,可没想到,看起来很温柔的红发青年竟然就这样直接倒了一盆水在那只白毛狐狸的头上。

  “咳咳。

”  可能是冷水对大脑的冲击感太过强烈,音酱猛的咳嗽了几声,悠悠转醒,微微睁开的目光在凉水的遮挡下,有些朦胧。

  “是你··”  落入视线的,便是那提着一个空盆的红发青年,青年左脸有着一道猩红的十字刀疤,音酱并不陌生。   “阁下,请吃下这个,会让你好很多。

”  顺手将手中空盆一丢,红发青年屈指一弹,一枚淡黄色的丹药在没有任何衬托的情况下,漂浮在音酱面前。

  极为虚弱的后者卖力的微微点着头,伸手拿过那枚淡黄色的药丸吞服而下。

  仅仅一息时间,她看起来就不再那么虚弱,面色已经与寻常无异。   翻身坐在树枝上,将从雨跟樱花收入鞘中,一副算得上大和抚子的模样。   “谢谢了喵,剑心。 ”  当初,她与剑心在妖精之森有过一面之缘,甚至因为夕梦瑶的缘故,还有着一份说的上不算太浅的交情。

  “这倒是没事,毕竟在下等人都看见了,也算是情有可原··”剑心平和的说着,目光在音酱身上扫了几圈,然后疑惑的道:“话说,阁下怎么变成了这么一副模样了?”  “…说来话长,我就不说了喵。 ”音酱决定抛开这个话题。

  剑心话中的意思,她能明白,但却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怨天尤人,埋怨他人,谁都有自己的苦衷。   没有经历过别人的遭遇,就不要对别人的行为指手画脚这一事,她还是明白的。   那颗淡黄色的药丸,似乎也是有着镇定剂之类的作用,音酱暂时忘却了一些事情。   “对了,阁下似乎不算昆仑之人吧,为何身上会有昆仑特制的符咒呢?”剑心明白音酱的意思,所以视线落在了后者胸前露出的点点淡黄碎屑。

  “啊,这个啊喵。

”音酱在怀中摸索许久,将那张完全化为碎片的护心符取了出来,道:“是林清瑶给我的喵,不过现在,已经碎掉了喵。

”  说罢,音酱随手丢弃掉了那团碎屑,脸上犹疑的表情,似是在猜测这是什么时候坏掉的。   “那可还真是抱歉。 ”剑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道:“在下觉得叫醒刚刚那副模样的阁下,实在太过麻烦,又正好发现了这东西,就简单粗暴一些了。 ”  音酱点了点头,表示能够理解,立场互换的话,她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护心符的作用,是等于多一条命,并且是刻印在灵魂中的,不过音酱也不知道明明刻印在灵魂之中的护心符,会以这么一种姿态宣告自己的结束。

  而护心符会生效的时间,是在彻底消亡之时,普通人也有灵魂,但却无法像高阶修炼者一样,有“灵魂之力”,没办法又多一条命。   高阶修炼者不仅拥有灵魂之力,还能在肉身消亡之后,以灵魂的方式“活着”,并且可以寻求高阶炼药师重塑肉·身,简单点的也还可以去夺舍。

  兽王下手十分留情,自然无法触发护心符。   而林清瑶之所以有机会、时间发出声音来吸引音酱的注意力,也是因为护心符的缘故,当时的林清瑶没有了一丁点反抗的能力,魂天帝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让她有时间发出声音?  只是护心符的作用罢了,魂天帝随意出手,结果却没能取掉当时完全是个“普通人”的林清瑶的性命,当然会愣一下,怀疑一下人生,也就是这样,音酱才会知道这一切。

  “嘿咻”一声,音酱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在树桩下的草地上,道:“我现在,应该是不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呢。

”  说着,她伸了一懒腰,接着道:“毕竟,做了这么残忍的事情呢。 ”  遵循本能行动的她,并没有因为清醒之后,就忘记了之前的记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剑心站在她的旁边,善意的笑着,并且取出了一副卷轴。

  “能过去就好了,在下以前,其实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呢。 ”  “来,这个给你,完整的飞天御剑流。

”  音酱迷茫的接过卷轴,抬起了头,看着剑心道:“这个··给我?”  “嗯,”剑心笑眯眯的点着头:“在下年事已高,也到了该寻找一个传人的时候了呢,所以你很幸运的,成为了在下的传人。 ”  说罢,鼓励的拍了拍音酱,旋即睁开眼睛,疑惑的道:“话说,阁下还能不能长大的?”  “啊?”剑心的思维太过跳跃,音酱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应该··不能了吧喵··”  身躯原主人都没了,她也不属于夺舍行为,只能说是借一个原本就生机消亡了的人的身躯。

  所以,应该是不能继续长高的。   “这样。 ”剑心又有了一瞬的遗憾,然后竖着大拇指,道:“嘛,问题不大就是了,在下不也没达标嘛。 ”  “好了,要是没事,在下就先走了,那个时空神应该等烦了呢。 ”  “????”  音酱一脸黑人问号,她完全没有明白,这一惊一乍的,是在搞什么。   “硬要说的话就是,”剑心看着音酱,沉吟道:“在下的梦想就是,找一个可爱,实力又很强的女孩子做传人,不过一直没找到,故而广撒网,不过现在已经不用了,现在的阁下,很是让在下满意。

”  音酱刚要说点什么,便又是被剑心打断了去。   “安心啦,阁下之所以还是这副样子,想必也是对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很是满意,所以在在下的心里,阁下就是一个可爱的少女无疑了呢。 ”  “…”  不管他信不信,但音酱还是要解释的,刚欲开口,却是发现剑心的踪迹早已不见了踪影。   “…”  又是一阵单人沉默,音酱现在是,有理没理都说不清了,压根没人听啊!。   委屈至极的音酱蹲在草地上,纤细的手指一遍又一遍的画着圈圈,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念着:“我要画个圈圈诅咒你喵!”  “一个不够再来一个喵!”  “…”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音酱可能是诅咒够了,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掌,走到一颗大树面前,敲了敲大树的主干,懒洋洋的道:“朋友,该出来了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