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映照下的战场(二)

夕阳映照下的战场(二)

大妈用衣服为国军连长张玉成流血的肚皮止血。 过了多久,看见张连长的肚皮不再流血;大妈就去灶间烧了些温水,端到张连长的床边,解开紧系在张连长肚皮上的宽皮带,有解开他浅黄色的军衣和白衬衣;看见张连长的肚皮上有一个小的血伤口。 就弯下腰,用毛巾在温热水里打湿拧干,后,把张连长肚皮上的血轻轻擦掉;然后,他就找来一块布把张连长肚皮上的伤口包好,就把他的军衣扣上把铺盖拉过来,盖在昏过去的张连长身上。 后来,大妈,就一直守着昏过去的张连长到下午,张连长醒过来,看见是大妈,就动了动脸,他明白是大妈救了他。 就说:大妈,谢谢你。

不要这样说。 大妈,我这样会连累你的。 不要说了。 你躺一下,我今天早晨做了点稀饭,我弄跟你吃。 谢谢大妈。 张连长说。 然后,大妈就到灶房,拿出一点肉,做成肉片和热好的稀饭跟张连长拿来,然后,一口一口喂张连长吃,直到张连长吃饱为止,就把碗拿去收拾了;后回到房里,看到张连长又睡着,还是守着,直到晚上了,张连长又醒来。

大妈又把饭菜端来让他吃,之后,就聊了起来,大妈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的那些士兵呢?张连长脸就阴沉了,心情非常难过说:可能都死完了。

怎么会这样?大妈,我是罗卓英长官的部下。

我们在上海城边的六七公里远的郊外罗店打仗……张连长就讲了起来……昨天傍晚,驻扎在上海有七八公里远的郊区罗店国军67师,奉一营营长张翔的命令,到上海市内,对被日军包围的一个友军连队增援,据说,人员更少。

连长,营长叫你去营部。

一个营部通信兵较急地走到呆在战壕里的,国军一营一连连长28岁的非常英俊而温和,长得壮实,有一米77,在浅黄色军帽下,有一双清亮而坚毅的大眼,非常润亮的鼻翼,一串黝黑的具有军人阳刚刚之气的胡子,一根酱色的宽皮带紧系在他略鼓的肚子上,一张略方圆的脸。

张连长就马上站起来,跟身边的一排长欧长俊,他一张光润长脸,非常的英气。

连长,你快去。 你负责一下。 两个好战友一遇到什么事就配合起来,然后,张玉成连长就到营部去了。

见到国军营长张翔,他31岁,是非常年轻的国军营长。 他身材魁梧,略方的脸,一双叶形眼睛,非常有活力。

他稳沉,发亮的鼻翼下有一串黑乎乎的胡子,一根酱色的宽皮带紧系在他微鼓的肚皮上。 张连长到了把指挥部设在阵地后的坎下,向张营长敬了一个军礼,心地厚道的张营长,接着回敬军礼。 他直接向张连长说:张连长你马上带着你的一连到上海北城,增援在那里的21师二营罗锦润营长。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