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归来在都市》林沉楚雅完结版精彩试读

《仙尊归来在都市》林沉楚雅完结版精彩试读

《仙尊归来在都市》第一卷仙尊重生第6章慷他人之慨免费试读“你们不要说林沉,是我让他救我妈的。 ”汪渃琳站出来为林沉说话。

王医生闪过不悦神色:“小孩子家家别被恋爱冲昏了头脑。 ”说完,王医生就对李桂凤开始检查。

周围的大妈伸长了脖子,地上的一根发丝都想看清楚。 汪渃琳一直紧张注视着,想要知道王医生的结果。

不是汪渃琳不信林沉,而是她想知道妈妈的状况。 “千万不要有事。 ”两分钟后。

王医生站了起来,用纸将手擦干净,仿佛碰到脏东西一般。

“李桂凤现在的身体状态,撑不过今晚,准备后事吧。

”王医生一句话,就给李桂凤判了死刑。

汪渃琳内心天崩地裂,身子一歪,倒向地面,林沉一把将其接住,揽住了汪渃琳细细的腰肢。 “我妈她……”说着,汪渃琳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珠。 旁边大妈听到这,看着热闹,发表自己的同情心。

“桂凤命苦,年纪轻轻就要去了。

”“好不容易要拿到拆迁费去享福,发生这样事情,命不好。

”“如果不是那个学生娃之前乱来,指不定桂凤还有救。

”混杂的声音,一点一点冲击汪渃琳的心灵。

汪渃琳心如死灰,不能接受这个结局。

“我要送我妈去医院,我不信。

”救护车正在赶来的路上。 王医生开口:“**情况,等不到救护车来。 ”这一句话,更是血淋淋伤害了汪渃琳。 汪渃琳紧抓着母亲的手,一直掉眼泪。

“渃琳,我有办法暂时缓解阿姨的问题。 ”这时,林沉一句话,顿时让汪渃琳目光闪烁出希望。 “真的吗?”与汪渃琳的希望不同,王医生以及围观的人则是一脸不相信。 “小孩子家家,说什么大话?李桂凤的身体组织器官快停止运行,你还能把她救活不成?”王医生嘲讽说道。

那些围观的人站在王医生那边,觉得林沉是在开玩笑。

“王医生说救不了,他还逞强。

”“这是害人害己。

”林沉对此,没有任何表示。

他寂灭仙尊在世,何须他人认同?可是他不需要别人认同,但是有人阻止他出手救李桂凤。 王医生拦住林沉:“你有行医执照吗?你学过医吗?你把病人治死了怎么办?”王医生一连几个问题,咄咄逼人。 林沉淡淡扫了他眼:“有些人除了说没救了,没有任何行动。 我至少……努力去救了。 ”这淡淡的语言,蕴含着莫名的气势。

王医生心神被冲破,呆呆站在那没有任何行动。

林沉低下身子:“我开始出手了。 ”化脉手。

林沉选择的是修仙大世界一种比较低级的手法。

一般年迈的低级修炼者,身体器官腐朽不堪。

遇到强敌、实力不够时,便对自己使用化脉手,改变年老状态,提升实力。

化脉手的作用便是:**器官活性,让器官重新恢复健康状态。 不过这种手法有一个缺陷,这种健康状态只能保持一个月,一个月后必死。 “一个月的时候,足够我解决化脉手的后遗症。 ”林沉选择化脉手开始进行治疗。 于是,众人的目光下,林沉的样子变得很奇怪。 他手指不停跳动,点在李桂凤的身体各大穴法。

手法怪异。

王医生看着林沉的动作,一开始是生气,但后来又变得疑惑起来。 似乎林沉的部分手法,确实有中医依据而言。 可大部分手法莫名其妙。 “鱼际穴、鸠尾穴、关元穴……等等那里没有穴位,乱点什么!”王医生欲阻止林沉,想起之前林沉的气势,不敢说话。 围观的人则是看戏。

突然,有人伸着手指叫。

“李桂凤醒了!”李桂凤眼睛睁开,眼神迷茫,慢慢站了起来。

她的脸色变得红润,双目有神,一点都不像有病的。 “妈!”第一个反应的是汪渃琳,她激动抱着母亲。

这一幕,着实惊掉了众人的眼球。 “这……不可能!”王医生直接大叫。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见鬼。

王医生都诊断了,李桂凤活不了。 而且李桂凤之前的样子,大家历历在目。 那苍白的脸、那涣散的瞳孔,那风一吹就能倒的身形。 如今……看起来完全好了?大家惊异,唯有林沉知道,李桂凤这是被他强行续命。 若一个月内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李桂凤必死无疑。 “你是怎么做到的?”王医生壮大了胆子,问林沉。

“一个独门手段,无可奉告。

”林沉对王医生没有好感。 “这独门手段这么神奇,你快公布出来,让医者都学会,能挽救很多人的生命。

”王医生双眼冒光,盯着林沉看。 见林沉没反应,他慷慨激昂说道:“你是不是不想公布,想把这个手段私藏?你怎么这么自私,你知道你这医术能救多少人?”王医生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仿佛林沉不交出化脉手就是个罪人。

林沉闻言,对王医生心中恶感更甚。 王医生说的大义凛然,其实乃是慷他人之慨。 这种人很讨厌。

就像说你这么有钱,怎么不只捐几百万,不捐一个亿?你这么年轻,怎么不让座位给那个老人?林沉皱眉:“无可奉告。

”不说化脉手的缺陷,使用后寿命不足一个月。 再者,化脉手也不是谁想学就能学会的。

没有修仙的天赋,不可能学会。

而且,林沉凭什么就要捐出去?作为寂灭仙尊,纵横修仙大世界千年,林沉手中沾染的鲜血何止万数。

林沉绝对算不上善良。

在修仙界,善良活不久远。

“你这人咋这自私!”王医生急得跳脚。

“你这么伟大,怎么不把你的家产都捐给慈善机构?”林沉反讽。 “我……”王医生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强行说道,“我捐出去也救不了多少人,你的独门手段,可以救活千万人。 ”王医生“伟光正”的模样,十分丑陋。 说着,王医生来劲了,滔滔不绝说教林沉起来。 “作为社会里的一员,你要为社会着想!”“做人不能太自私。

”见林沉没说话,王医生说得越来越起劲,唾沫横飞。

“我这人……很喜欢打人。

”林沉一拳砸过去,砸在王医生的脸上。

“啊!”王医生很懵,他被打了,“你竟……打人,我要告你!”“随你。

”林沉无所谓,对于失败者的放狠话他不放在耳里,“忘了告诉你,如果你再在这里说个不停,你的下场和那个人一样。

”林沉指了指躺在地上凄惨的汪生。

“他也是我打的。

”王医生看到汪生手掌的血,顿时怂了。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学生,打架这么厉害,难道是个混子?“你想和他一样吗?”林沉露出残忍的笑。 一脚踩去,汪生发出惨叫。

王医生看着汪生抽搐的脸,可见骨的手指。 吓得小便失禁,裤子都打湿了。 围观的大妈看到这一幕,纷纷看起热闹来。 “王医生吓尿了!”“哈哈哈一个男人这么不禁吓!”“说明他肾不好。 ”众人的话落入王医生耳中,他脸**辣的,想要钻进一个狗洞。 最终,王医生忍不住压力,夹着腿落荒而逃。

只剩下一群看热闹的大妈。

以及无辜躺在地上的……汪生。 我这是得罪谁了?王医生逃离,林沉只觉得耳根子终于清净了。 突然,他将目光放在了西南方向。 在那里,正有一个青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