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技新款键盘保护套来啦将会精准适配iPadPro

罗技新款键盘保护套来啦将会精准适配iPadPro

北京新时空再闯IPO:项目来源存不确定性##########原标题:北京新时空再闯IPO:项目来源存不确定性新发审委赴任以来,IPO过会率显著提高,2018年初被否的一批企业也争相提交了招股书,准备再闯IPO,“差钱”的北京新时空就是其中的一家《投资者网》吴微2017年来,IPO过会率始终是个变数,而在2018年初,过会率到达历史低位。

大量企业撤回了申报材料,正常上会的企业,也有部分被否,过会率整体较低。

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在2018年2月7日上会时被否,首发申请未通过。 发审委主要关注北京新时空劳务外包之中是否存在关联交易的情况,其存货与应收款也被问及。

庆幸的是,IPO过会率低迷只维持了极短一段时间,尤其是在2019年第十八届发审委主持发行工作后,IPO过会率显著提升。 在IPO过会率显著提升之际,此前被否的一些企业也再次提交了资料,再闯IPO,北京新时空就在其中。

“差钱”或是北京新时空在被否后仅1年后就着急再次申报IPO的重要原因。

“差钱”的北京新时空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建筑照明与文旅照明等灯光系统的设计与施工,同时也承接灯光秀项目,为灯光秀提供设计、施工与运营服务。 北京新时空主要承接的项目有2016年杭州G20峰会时的灯光表演、2022年冬奥会灯光表演等灯光系统的设计、施工与运营。 此外,北京新时空也承接城市夜景系统改造工程,承接了诸如南昌、三亚与宜宾等多个城市的夜景系统改造工程。

以公开资料来看,北京新时空主要业务以城市大型灯光系统设计、施工与运营为主,业务模式较为单一。 在北京新时空单一的业务模式下,其“差钱”的问题也特别突出。 北京新时空主要承接政府大型灯光秀项目以及城市夜景系统改造工程,而这些工程一般都是大型工程,施工周期较长,回款周期也长,北京新时空在施工工程中需要垫付工程款。 同时,为了保证施工质量,北京新时空还需要冻结一定的资金用以作为工程质量保证金,这些保证金用以支付完工后出现质量问题的维修费用,在到达一定期限后,北京新时空才能收回这些保证金。 北京新时空IPO募投的项目也反映了这一事实,在北京新时空募集的亿中,除了亿用以建设信息化平台和研发中心外,其余均用作补充流动资金,其中亿用以补充工程运营资金,亿偿还银行债务。

同时,北京新时空的“差钱”还表现在其资产负债率上,报告期内北京新时空的负债率始终居高不下。

最新上报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一季度,北京新时空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和%。 而北京新时空负债率的降低,主要得益于其流动资产的增加,其负债总额在报告期内仍有明显上涨,已由2016年的亿上涨到2019年一季度的亿,上涨了倍。 在这些负债中,主要是以借款为主的流动负债。

而北京新时空的运营是轻资产的商业模式,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设计与施工管理能力,公司固定资产较少,这也使得北京新时空没有优质的资产可以去抵押,造成其融资能力较差。 而为了解决公司“差钱”的问题,北京新时空实控人以及企业高管频繁为公司提供担保,让公司能获得足够的银行借款用以维持工程运营,招股书显示北京新时空实控人与企业高管为公司提供的担保事项高达33起,这些个人担保协议增加了北京新时空资金流的不确定性,同时也加大了北京新时空实控人的信用风险。

项目来源存不确定性,机构申报前突击入股北京新时空除了“差钱”外,其项目来源多为竞标所得,同时北京新时空在招股书中披露拥有与他相同资质的企业高达70多家,行业竞争激烈,这也使得北京新时空获取新项目存在巨大不确定性。 政府采购减少、设计方案不佳或整体报价过高均会影响到北京新时空获取新项目。

同时,北京新时空项目来源于招标,而行业竞争逐渐激烈,也可能让北京新时空在竞标的过程中不得不压低工程报价,从而影响到毛利率。

此外,《投资者网》在研究北京新时空股东情况时,发现北京新时空成立十几年来鲜有机构投资者参与增资。

但在2019年1月份,北京新时空提交最新招股书前不久,公司却进行了一轮较大额的定增,温氏股份()通过多只基金参与了这次融资。

此次北京新时空共融资超过1亿元,融资时北京新时空的估值为23亿,以2018年北京新时空的净利润来算PE在10倍左右。 而新股发行时的PE一般为23倍,以此来算,不计北京新时空股价上涨情况,北京新时空成功上市后,参与2019年1月份定增的机构将会获得倍左右的账面收益。

这样来看,此次定增的必要性以及定价的公允性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针对北京新时空资金流与定增问题《投资者网》咨询了北京新时空的董秘办,对方表示招股书已充分披露,一切以招股书为准。

(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