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原谅移情别恋的妻子 她却坚持要离婚

情感口述:原谅移情别恋的妻子 她却坚持要离婚

  今天怎么又这么晚啊  嗯,今天跟几个同事打牌去了,王姐一个人输,硬是要多打一圈。

她回答得理直气壮,我也就没有再追问。   连续几天,冬梅都是凌晨才回家,理由都是去打牌了。

只要有一天遇到她所谓的牌友,我才知道她说了谎。

  不愿意相信她有外遇,我没有当面跟她对质,而是拨通了给我发短信的号码。 接电话的是个女的:你终于跟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决定戴着绿帽子生活了。

她说她叫林芳,是冬梅外遇对象的妻子。

  从林芳那里,我知道冬梅喜欢上了一个包工头,让我意外的是那个包工头只是个高中毕业的暴发户。   我想不通,大学文凭的冬梅,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难道是因为对方有钱可我们家的条件也不差啊有房有车,她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

难道是因为对方人好可林芳说,他是个根本不顾家的人,也不会哄女人开心,倒是喜欢喝酒打牌。 冬梅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  决定原谅出轨的她  跟林芳谈完后,我要拉着林芳去跟那两个人对质,可遭到拒绝。   我还想要那个家,我不会去跟他撕破脸,所以你要管好你的妻子。 林芳的话,让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去找他们对质,也意味着会毁了我那个幸福的家。

  我犹豫了,我想到了女儿,想到了20年的点点滴滴,想到了她的工作,我的工作,我们在一个单位,我大小还是个领导,如果这事传出去,我们要怎么面对呢  可难道我要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思前想后,我决定跟冬梅好好谈谈。

  怕自己太激动,说些过激的话,我特意等了3天,心情平静了一些,才跟冬梅谈起这件事。 她很吃惊我已经知道了,她说她也在挣扎,她说跟那人在一起很轻松快乐,这种感觉以前从没有过,但也知道我是个好人,她也很舍不得这个家,舍不得女儿。 她觉得很对不起我。 我们都有家,有事业,我不可能做出毁掉两个家庭的事。 冬梅说。   那次交谈很不愉快,冬梅甚至没有辩解,只是觉得很对不起我,对不起这个家。   我现在跟你谈这些,并不是要怎样,我也舍不得这个家,我不会跟你离婚,只要你以后不再跟他见面,我原谅你!我跟冬梅约定,以后两人谁都别再提这件事。   20年的婚姻有了裂缝  我和妻子冬梅是大学同学,在工科学院里,冬梅是少有的几个女生之一,大学那会儿追她的人可不少,虽然我也很想追她,可我这个从农村考到城里来的小子凭什么让她青睐呢所以对她,多是倾慕,不敢有任何行动,总觉得她是个城里丫头,不会看上我这个乡里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