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事评理10年无一意外死亡纠纷案激化

说事评理10年无一意外死亡纠纷案激化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邓新建邓君法制日报通讯员刘洪群刘武晚上8点,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西乡司法所说事评理调解室灯火通明,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和法律工作者林燕纯、邱金水人等为解决一宗死亡纠纷忙碌着。 “请再给我一杯水。

”连续喝了两杯水的赵勇仕还是觉得渴。

说事评理调解室里开了两台空调,但赵勇仕头上的汗水依然滴滴嗒嗒往下流。

正在进行的是一起死亡纠纷案件的调解工作,从当天上午9点开始,死者家属与酒店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5名资深评理员轮番说事评理,依然没有进展。

下午,赵勇仕等司法所工作人员继续做双方的说服工作。

晚上,调解到了最后冲刺阶段,能否成功在此一举。 7月4日,一名28岁的男子独自入住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一连锁酒店722房。

7月5日下午,服务员打扫卫生时,发现这名男子用毛巾缠绕脖子吊在洗手间的玻璃门框上。

法医初步鉴定为自缢身亡。 死者家属要求酒店从责任和人道主义方面给予20万元补偿金。

双方经过多日协商,没有达成一致,共同向西乡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西乡司法所迅速启动说事评理调解程序,并通知电脑自动抽取的评理员到场参与调解。

7月10日上午,西乡司法所调解室里,说事评理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对纠纷双方进行了调解程序告知。

随后,调解室内唇枪舌剑,双方当事人各自阐述理由。

“儿子死后,我没有到酒店去闹,而是寻求法律途径。

我的要求也不高,20万元很低了。

”死者的父亲认为,儿子登记入住酒店就与酒店产生合同关系,酒店设施设计不合理,儿子才有机会上吊身亡。

因此,酒店应对他儿子的死负责。

“警方已经认定是自杀,一个人想死,我们也无法控制。 ”酒店经理说,事件发生后酒店业务下滑,有的员工已经辞职,要酒店赔偿20万元毫无道理。

纠纷双方尽情陈述后,5名评理员逐一进行评理。

“类似的事情在我的湖北老家也发生过。

”评理员彭国元说,从公安机关初步勘查结果来看,死者自缢与酒店设施之间没有关系,要酒店承担责任没有足够理由。

不过,死者家属没有闹事,没有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对酒店造成进一步影响,酒店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应当给予死者家属一定安抚。

“白发人送黑发人,大家都感到心痛。 ”赵勇仕说,如果死者家属对此次调解不满意,可以走司法程序。 酒店方则要积极处理死亡纠纷,不能因处理不善产生不稳定因素。

下午临下班前,双方依旧未能达成协议。

赵勇仕宣布调解暂停,而后进行了点评:“对死者家属提出的人道救助必须支持,深圳市对非因公死亡的补偿标准是8434元,应适当考虑死者家属的安葬费、来回路费和人道救助。

死者家属也要换位思考,假如有人跑到你们家里死了还问你们要钱,你们该怎么办”双方僵持后继续调解,直到临近晚上8点,终于达成一致意见:死者家属对死者自缢死亡无异议;酒店方从人道主义出发,支付死者家属一定的补偿。 “我们对司法所的处理很满意,他们尽职尽责,依据法律从人道立场分析问题,让我们拿到救助金,很感谢!”死者家属代表说。

“只有疑难杂症的矛盾纠纷案件才会启动说事评理进行调解。 ”赵勇仕说,这是他参与成功调解的第212宗死亡纠纷案件,在这些案件中,获得补偿最高的有143万元,最低的5000元。

今年50岁的赵勇仕是四川达州人,曾在达州当过派出所民警,2010年8月到西乡司法所当街道办人民调解员至今,累计参与调解矛盾纠纷案件500多宗,获群众赠送锦旗60多面。

西乡司法所所长虞荣芳说,说事评理调解机制与人民陪审员制度类似,由老党员、退休老干部、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社会各界贤达人士主动报名,组成了一支包括278名评理员、33名首席评理员的固定调解队伍,在西乡街道遇到重大、疑难纠纷需要调解时,从评理员数据库随机抽取,到说事评理调解现场开展调解工作。

“说事评理机制的设立,相当于建立起一支为人正直、公平公正的人民调解队伍。

”说事评理员彭国元说。

今年58岁的彭国元来自湖北孝昌,当过老师,后在孝昌县委政法委工作20年,曾任县综治办主任、维稳办主任和县委政法委副书记,退居二线前任孝昌县信访局局长。 因儿子、儿媳在深圳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带孩子,所以彭国元提前退休到深圳帮忙带孙女。 2017年年初,彭国元散步时与隔壁小区的一名老干部聊天,得知西乡司法所说事评理调解工作需要评理员,在那位老干部的极力推荐下报了名,至今已参加说事评理调解近50场。

“很多纠纷不单要依法,还要依情,把情说清楚,解开心结,双方当事人才能从内心服从法律。

”彭国元说。 记者了解到,2009年,西乡司法所首创说事评理至今,通过说事评理平台共调解矛盾纠纷487宗,其中成功调解460宗,调解成功率94%;所调解的意外死亡纠纷案件没有发生一起起诉、民转刑或引发群体性事件。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