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孙权(八 爱民篇 1 “且徙武昌瓦,来补建业宫”)

话说孙权(八 爱民篇 1 “且徙武昌瓦,来补建业宫”)

  孙权当了十八年皇帝,在都城建业(今南京)的住处还是他三、四十年前当将军时的将军府。

由于时间太长,柱材较细并开始腐朽,房屋有倒塌的危险,于是下诏修建这个建业宫。   他的诏令是拆除武昌宫,将其材料砖瓦运来作修建之用。

主管官员上奏说:“武昌宫也有二十八年历史了,其材料恐怕也不堪使用,最好是下令在全国普遍砍伐木材交纳使用。 ”  孙权的回答是:“大禹以简陋的宫殿为美,现在战事还没有完结,百姓承担的赋税很多,如果在全国砍伐,恐怕会破坏农桑。 把武昌的材瓦运来,差不多也就够用了。 ”  当了十八年皇帝,在都城还没有自己的宫殿,就是建一个新宫也不为过;而孙权在修补原来的旧府邸都这么节省。 虽说三国时期的几个开国君主都比较节俭,但能够做到这个份上的恐怕也只有孙权一人。

  其实这一时期已经多年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人民修养生息,吴国国力逐渐强盛,至少建造一个宫殿,还不至于说是负担不起。

  孙权想的是老百姓辛苦、尽量减轻他们的负担。

从这一点看,说他是一个开国明君,是不为过的。

  对国家的一砖一瓦都爱惜,是一个开明君王应有的品质。

  当然,宫殿建造得越高大越气派越华丽,讲究排场的帝王就觉得越光彩越适意,住在里面也就越舒服。 但孙权不讲究这些,他认同大禹的审美观,以简陋的宫殿为美。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境界。 首先,作为帝王之尊、万乘之主,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成就帝业,以事业的成功与否和大小怎样来判定自身的荣耀,而不在于住什么地方,住得怎样。   其次,他认为,住得简陋一点,减轻百姓的负担,尽量节省国力,是有道明君所应该具有的美德。

他应该向古代贤君如大禹等学习。

反之,如果大肆挥霍民脂民膏,大兴土木,宫殿越是巍峨壮观,就越是反衬出了这个帝王的无德和丑陋。

  几百年之后,唐代的诗人杜甫,在年老体衰、穷困潦倒之时,吟出感人至深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最后两句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  诗人由己身的困苦而联想、体恤到天下寒士之苦,这是一种高的境界,但从实际行动上来说,他是软弱无力的,不能给同他一样的穷苦人什么帮助,只能叹息和呼喊,最后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

  广有天下的孙权,他的一个念头、一句话、一个决定却可以给老百姓带来莫大的福利。

他不大兴土木,以“卑宫”为美,这不知会让多少寒士俱欢颜,把他们安居乐业的梦变为现实!  “且徙武昌瓦,来补建业宫”。 功德无量,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