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二十三章 荣升知府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九百二十三章 荣升知府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归德府府衙之内,亦是张灯结彩。 林浅浅在宅里忙着张罗,而这时候派出去打听的下人回来道:“夫人,听说老爷还在城外,要先接受下僚的拜贺,至于乡绅,百姓还要迎一阵,还要拜谒城隍爷,方才能进城,没有这么快。

”“这任一个知府,规矩也太多了。

”林浅浅嘴上埋怨,但口里却透着喜气。 就在这说话间。

外头陈行贵,张豪远二人就入内拜贺了。 二人现在都是农商钱庄的大掌柜,出入间倒很有贵气。 陈行贵,张豪远一见林浅浅即是笑着道:“恭喜嫂子,贺喜嫂子!宗海兄这一次荣升,嫂子也要升四品诰命夫人了。 ”林浅浅笑容满满,脸上却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道:“不就是一个知府嘛,我家相公不稀罕,才正四品,官不算大。

”陈行贵,张豪远对视一眼,都是哈哈大笑。 陈行贵笑着道:“四品官还嫌小,按嫂子这么说,这官当到多大,才叫大啊。 一府知府啊,这方圆百里都是府台治下,三十万老百姓的父母。 ”张豪远道:“是啊,知府是正四品大员,着绯袍。 我们二人虽常在衙门走动,但至今绯袍官员没见几个。 眼下宗海兄升任知府,说实在话,我们几个昔日同窗,都是颜面有光。 ”林浅浅切地一声道:“瞧把你们高兴的那个样子,我才没有多欢喜,多颜面有光呢。 ”陈行贵笑着道:“好了,是嫂子有静气,嫂子眼下要立即派人去侯官老家报喜,林老爷子听了必会高兴,还有宗祠那边,也要告慰列祖列宗。 ”张豪远道:“若是人手不够,我们钱庄有人……”林浅浅笑容更显,嘴里却淡淡地道:“这还用你们吩咐?我半个时辰前就派下人回老家报信了,从驿站走的,不要多久就到老家了。

”陈行贵,张豪远不由对视一眼,这就是‘我才没有多欢喜呢?多颜面有光?’,实在是令人无语啊。 就在林浅浅,陈行贵,张豪远闲聊时,外间有人禀告道:“夫人,大梁道分守道参政方进方大人,马上就要到南门了。 ”付知远升任后。 归德府的知府事是由布政司参政方进代理。 没错,林延潮当初任同知时,曾暂署府事,但是付知远调任后,藩司本有意继续让林延潮暂署。 但李子华向藩司施压说林延潮专署河工之事,不易再分心府事。 所以后来藩司就让方进代管。 可是李子华不知道的是方进早就和林延潮好的穿一条裤子了。

方进对于府事几乎是放手。

所以付知远升任布政使后,归德府里的政事,小事同知,通判,推官各自分工,大事几位官员齐议,最后给方进报知就好了。

如此最后还是林延潮说得算。 而现在方进到了,亲自向林延潮道贺,以二人良好的关系,以及日后还是林延潮顶头上司的身份,都必须以隆礼相迎。 陈行贵,张豪远以为林浅浅不懂官场规矩,正要提醒。

但见林浅浅已是问道:“眼下府衙里还有哪位官员?”下人答道:“几位通判,推官都出去迎接府台了,连知事,照磨都在城内张罗迎贺府台荣升之事。

现在府衙里只有几名小吏。 ”林浅浅闻言道:“那不成,来忠,你立即出城将此事知会老爷。

”“还有你们两人!”陈行贵,张豪远问道:“我们?”林浅浅点点头道:“没错,你们也是相公的朋友,就先替相公在南门迎方大参,最好能拖一些时间。

”陈行贵,张豪远见他们从贺客,变成了迎客,也是不由苦笑,但是心底也是佩服林浅浅应变得力。 陈行贵点点头道:“也好,我们也早想拜会方大参了。

”“不错,以往一直无缘得见,将农商钱庄的事拿来与方大参说一说。 ”张豪远言道。 于是二人向林浅浅告辞,出了门。 却说新官上任后,第一件事是什么?那就是祀!新官上任要先要慎重一言一行,然后斋宿。

林延潮接到任命后,即已是斋戒,次日抵城先拜城隍。

这是新官上任最重要的环节,必须郑重其事,慎之又慎。

林延潮对此十分郑重,这祭祀之事,为自己所请,也为百姓所请,为自己,为官恪尽职守,为百姓,祈求一年风调雨顺。

府内众官在城外迎接了林延潮,即一并入城祀之。 祭祀之时,林延潮在众官员面前念祀文。 维神聪明,维神正直,以佑我民,以福我国。

惟小子延潮,自慨凉德,今来作宰,行不敢墨除……儒家主祀,既在鬼神,也在于一个敬字,敬畏天道。 …………祭祀后,林延潮即在城中张贴告示,晓谕百姓。

以示自己新官上任。

之后林延潮即接到了报信,说参政方进已到了南门。

林延潮下面还要更衣,祀仪门,拜印信,当下命官位仅次于自己的吴通判,先去南门迎候。 待事毕之后,方进即至府衙见了林延潮。 方进由吴通判相陪,林延潮见还有陈行贵,张豪远二人在旁,不由讶异。

左右告退,但见方进入内抬手道:“宗海,恭喜荣升,将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啊。

”林延潮笑了笑,方进原来是称自己一口一个贤侄的。

现在称宗海颇有平辈相待的意思。

看来这高升,不仅官位提升,连辈分也是跟着一起涨了。

也是,布政司参政乃从三品,二人官位只是隔着一级。 按照明朝官场规矩,官隔一品,避马避轿,三品则跪。 那么二人隔着一级,不是说以后林延潮在路上碰着方进可以不用避马避轿呢?不过这只是纸面,毕竟二人现在已是上下级关系。

林延潮要是不想找麻烦,还是要避马避轿的。 林延潮立即道:“下官谢过大参。

”方进哈哈大笑,见林延潮还是穿着五品官袍不由道:“怎么官服还未准备?”林延潮道:“圣命来的突然,官袍还正在做,先凑合着。 ”方进摇头道:“这怎么行,官员官仪最重。 来人,拿两件官袍来,赠给林府台。

”林延潮闻言不由撇嘴,你早准备好要送我官袍了,干嘛不早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