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十年浩劫中是如何沦为杀人犯的

我在十年浩劫中是如何沦为杀人犯的中国文革的史无前例注定了它是一个应当经常讲述的话题,无论是以此反思、自省,抑或研究、求索,都是对人类在政治和思想上的精神迷途的必要写照与警示。 作为最直接的参与者,李乾这篇回忆录详细还原了发生在1967年的武汉125事件,那场惊心动魄的杀戮不仅在今天的年轻读者看来实在匪夷所思,即便对大多数的文革亲历者而言,恐怕也难以想象。 一群十几岁的娃娃持枪对人行使生杀予夺大权,乃典型的文革现象,李乾揭示的不只是事件真相,更重要的是对文革思维和行为方式的清算。 这不是一段光荣史,许多当事者避之唯恐不及,而催逼李乾执意着笔的,是历史的责任。 对于自己当年的作为,他反省道:自由平等是自身的需求,博爱却是在为他人着想。

缺失了博爱,对自由的追求最终只能演变成一场血腥的杀戮。 能把自己内心最沉重的折磨一字一字写下来是要有勇气的,尽管李乾已经为半世纪前的这一事件蹲了十八年的牢狱,但他知道,对于文革,只有正视,才不致任其成为一个死结,他要向所有受到自己伤害的人深深鞠躬,甚至跪下。

至于我们面对这段文革真相的反思,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警惕和阻止任何可能的重蹈覆辙。

	     我在十年浩劫中是如何沦为杀人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