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违法办学托管班零容忍,不能停在纸面


对违法办学托管班零容忍,不能停在纸面

  7月初,教育部下发《关于做好2019年中小学生暑假有关工作的通知》。

其中,“超前超标培训”“对无证无照经营、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培训机构实行‘零容忍’”等表述都显示出,有关部门对培训班的监管将比以往暑期来得更严厉些。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仍有培训机构无办学资质。

有的阅读馆也可暑期“全托”,现场四椅子拼成孩子午睡“小床”。   暑假一到,“孩子谁来带”成为不少双职工家长最发愁的事情。

除了让家中老人来带小孩,让孩子参加各类兴趣班、补习班、夏令营外,“寄存”到托管班进行全日托管也成为诸多家长的选择。 然而,由于托管市场庞大,准入门槛低,导致不少托管机构存在证照不全,老师不具备从业资格、安全措施不到位等问题。

  今年教育部明确发文对不良培训机构“零容忍”,这使得相关市场状况有所改善,但遗憾的是,至今仍然有无证培训机构得以在“夹缝中生存”,而通过记者的报道,我们能够看到,一些机构的办学条件简陋到让人无法直视。   或许这些“问题”机构只占整体市场份额的一小部分。 但我们必须意识到,每家违法办学的托管班都打开了一个安全风险的盒子。 梳理相关报道,不难看到。 大连一家托管班场所未达到消防标准,发生火灾,3名小学生死亡。

在山东五莲县高泽镇西楼村,一家没有任何资质的托管班老师李某使用擀面杖击打学生,造成1死3伤。

浙江温州市永嘉县的1名男老师对至少5名在该托管中心接受教育的低龄女生实施猥亵。   虽然相关违法、犯罪者最终都得到了法律的严惩,但这些悲剧对孩子人身乃至生命造成的损害,显然已经于事无补了。

一起一起悲剧,反复提醒着我们,对于托管班必须上升到维护孩子人身安全的高度进行严格管理。

或许即便在有资质的托管班,即便托管班能够通过消防安全、食品卫生检查,即便托管班的老师均有教师资格,也不意味着,悲剧和意外能够完全杜绝。

但是,如果放纵“问题”托管班继续经营,这不仅将极大增加风险发生的概率,更可能在纵容违法犯罪,给孩子的安全防护网打开缺口。   须指出,对托管班严格管理,涉及到教育部门、卫生部门、消防部门、工商部门等诸多部门。

在多头管理、多头执法的语境下,不仅容易出现执法推诿,更容易让托管班在不同部门之间打起逾越资质的“擦边球”,如在教育部门以教育培训机构的名义备案,而在工商部门以营利性商业机构进行注册。

  群众无小事,涉及孩子的事更无小事。

对于关系诸多家庭安稳与便利的托管班,相关执法力量有必要形成合力,一方面制定统一的设立、管理、考察标准,另一方面加强沟通与联合执法。

从源头上规制托管班乱象,将“对于无证无照经营、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培训机构零容忍”的要求落到实处。

关上违法托管班打开的安全风险盒子。   (未来网评论员舒锐)作者:舒锐编辑:董小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