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八章 六道噬渊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一七零八章 六道噬渊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关于西城存亡!?秦墨、银澄吓了一跳,一人一狐交换眼神,而后又皆是摇头,倒是并没有多少担心。

毕竟,秦木敬的修为虽高,在当时的镇天国可谓是冠绝一时,若是全盛时期,恐怕只有鬼核的鬼主残魂也不是对手。

但是,与如今的秦墨等相比,秦木敬还是逊色许多,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对手。

在当时秦木敬认为的凶险,在秦墨如今看来,应是根本不算什么。 “你这先祖所说的存亡,恐怕是鬼主残魂那混蛋吧,很可能涉及黑焱临世。 ”银澄嘀咕,摇了摇头,若是秦木敬还在世,这狐狸很想大声告知,这些危难早就解决了。 轰隆……一个景象呈现,乃是西翎主城的全貌,而后不断变幻,呈现这座主城的地脉之势。

在一条条地脉汇聚之处,一个深不可测的坑洞出现,缕缕邪异气息涌现,仅是凝视这样的景象,就仿佛神魂都被吸扯进去,令人战栗不已。

“这是【六道噬渊】!?当世最可怕的险地,我也没想到会在西翎战城出现。

”秦木敬的声音回荡,告知【六道噬渊】的由来,乃是自古幽大陆诞生以来,就存在的一种可怕地势。 这种地势的可怕,与天界的【天海迷宫】相似,不过,一旦爆发起来,其危害比【天海迷宫】还要恐怖。 【六道噬渊】,乃是在地脉交汇处形成,如同是地脉中的一座火山,若是产生异动喷发,足以将整个西翎战城,乃是镇天国周围的区域都覆灭,彻底抹掉痕迹。 “我后世的子孙,不管你的实力达到什么程度,也绝不能掉以轻心。 中古时代的剑武皇朝,其真正覆灭的缘由,就是因为【六道噬渊】的爆发,十二位巅峰皇主坐镇,也未挽救其命运,切记,切记……”说到此处,秦木敬的思绪彻底消失,秦家这位先祖的遗训并未交代完,但是,却是戛然而止,想来是其重伤不治,最终力竭,无法将全部事情交代清楚。 【六道噬渊】!?秦墨、银澄则是呆若木鸡,一人一狐脑子一片混乱,本以为秦木敬的第二个秘密,根本算不了什么。

却是想不到,竟是这样惊悸的东西。 中古时代,剑武皇朝覆灭的真正缘由,竟是【六道噬渊】?这个消息若传出去,绝对是震动大陆。

“羿帅府中的那个可怕地势,难道就是【六道噬渊】的入口么?这位先祖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知晓这样的绝密。

”现在的秦墨很头疼,本以为先祖的血脉遗训,会传下什么好东西,没想到好东西没有一件,大麻烦倒是多了一个。 “【六道噬渊】?!本喵似乎听说过……”五彩小猫咪则是睁着眼睛,露出回忆之色,它在沉睡之前,似是听闻它的父母谈及过,却是因为年幼,并不记得内容是什么。

“这是一个大麻烦啊!要尽快弄清楚,否则,一旦【六道噬渊】真的爆发,殃及的不仅是镇天国,说不定整个大陆也会被波及。

”银澄也是皱眉,它可不希望见到那样的惨剧,毕竟,西城阵宗乃是它的宗门,未来有可能冲击巨无霸势力的层次,怎能任其这样遭到毁灭性打击。 一人一狐合计了一会儿,便是决定返回冰焱峰,询问奕师,金童相关的信息。

尤其是金童,存在了那么久远的岁月,说不定知晓【六道噬渊】的一些秘密。 然而,返回冰焱峰后山,秦墨仅是刚说出【六道噬渊】这四个字,金童的脸色则是骤变,一反常态,近乎咆哮的询问从何处听来。

“什么?!你小子的先祖遗训!?具体位置在哪里?快带我过去。 ”金童暴跳如雷,催促秦墨赶快带路。

……深夜。

西翎主城,羿帅府深处,秦墨一行齐聚在此。 一旁,羿武狂随行在侧,举止中有着发自内心的敬畏,在如今的秦墨面前,他感到一种如山的威压扑面而来。 “奕大师,这么晚来此,有何事么?其实吩咐一声,我等自会办妥的。 ”羿武狂这般说着,悄悄看了看金童,心中有着莫名的震撼。

他是第一次见到金童,却能隐约感受到,这粉雕玉砌般的孩童体内,有着令人惊惧的力量波动。 难道是奕大师新收的弟子?如此年幼,修为怕是已经超越武圣,世间竟还有这样的奇才?脑海中转悠着这些念头,羿武狂震撼之余,也是在感慨,阵宗的崛起已是可以预见,有这样的盖世奇才加入,未来的兴盛难以想象。

同时,羿武狂还注意到剑罡虚傀,这具剑兵如同一道鬼魅,紧随在秦墨身后,若非肉眼看见,根本无从察觉其存在。

这又是一位不世强者!?羿武狂心头大震,这才短短的时间,冰焱峰又多了这样的强者,实是令人震撼。

“小羿,别说其他的,带我们进去吧。

”奕铭风神情凝重,摆手示意。

帅府深处,一条通道开启,一行人鱼贯而入。 片刻,一行人来到尽头,那里有一个堵上的洞口,缕缕可怕气息从中溢出。

“这就是【寂天之渊】的一个缺口。 ”奕铭风指着那个堵上的洞口。 关于【寂天之渊】,乃是数年前,羿武狂冲击武王境界,西城大乱之后,秦墨等无疑发现的。 传说中,【寂天之渊】与寂天古墓相通,很可能牵涉到远古绝密,牵涉到六道归一的可怕传闻。 当初,从【地脉阵势图】中推断,西翎战城,乃是整个镇天国,都是建立在【寂天之渊】的入口边缘,而这个洞口则是入口的一个小缺口。

之后,奕铭风阵道造诣精进,研修阵道源纹后,终是找到了方法,将这个洞口给堵上。 本以为不会再有麻烦,现在从金童的反应来看,恐是远没有那么简单。 咚!金童拍出一道手印,瞬间气血滔天,有氤氲紫雾弥漫,化为缕缕云彩,涌向那个通道。

这是天界的不世绝学,也是王族的不传之秘。 秦墨等并不知道,在中古时代之初,金童曾凭这种掌技,叱咤风云了千年,几无敌手。 旁边,羿武狂则是色变,他终是明白,这并非是一个孩童,而是一个恐怖的存在,这样的面容很可能是返老还童所致。 然而,掌势所及,被堵的通道却是巍然不动,任凭紫雾霞光炸开,竟是连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凭我的力量还不够!小子,以你的气血之力相助一下。

”金童闷哼,这般说道。

秦墨颔首,身躯震动之间,气血暴涌如龙,而后右手拍出一掌,化为一道气血之龙,呈击穿乾坤之势,拍在了被堵的洞口上。 一声轰鸣,从洞口深处隐约传来,回荡在众强者耳边,似有一丝令人心悸的气息,隐隐约约传递过来。

秦墨身形一晃,脑海中浮现一个景象,竟与先祖秦木敬留下的画面一模一样,正是在地脉汇聚之处,一个可怕的噬渊若隐若现。

并且,这个景象比先祖遗留的更加清晰,这个噬渊竟是在【寂天之渊】的最深处,仿佛【寂天之渊】就是由此而产生的。 “真是【六道噬渊】!?”金童脸色极其难看,他之所以这般做,乃是因为这样的凶地,唯有一界王族,或是传说战体的血脉,才能够探测出来。 与秦墨等相比,秦木敬的修为虽是不强,但是,却是拥有斗战圣体的血脉,在西翎战城居住的久了,自是察觉出【六道噬渊】的存在。

“【六道噬渊】究竟是怎么回事?”奕铭风看向金童。

他的见闻虽是广博,却也从未听闻这样的所在,不过,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恐怕比【寂天之渊】的传说更加可怕。 金童深吸口气,开口道:“还能是怎么回事?若说一界王族,各大传说战体的最大使命是什么?就是要填平【六道噬渊】,这是六界混乱之后,存在于六大地界已知的最可怕的所在。

”。